🏠回家過年,是奢侈?!

下班前,一個孩子叫住了社工。
「爸比,你不會懼怕嗎?」滿腦子問號,想著這小蘿蔔頭是在說什麼。原來,是稍早社工和孩子分享了最近家裡社區的火警警報。
「這樣很危險啊,爸比你不會懼怕嗎?要不要趕快搬家啊!」原來,孩子用他的方式表達他對社工的關心。

社工和孩子一起坐在門口的階梯上,說到「家」的安全與想念。
「我過年,不知道能不能回去媽媽家,或是至少可以會面一下。」孩子偎在社工身上說著。
「你一定很期待回家,心裡很難過吧。」社工問孩子。
「嗯啊⋯」孩子抱的更緊了。
「那你覺得,我們可以怎麼陪伴你的難過?」
孩子聳聳肩,繼續說著:「不知道,真的很難過。」
「如果,過年期間可以去慈馨的老師家裡過年呢?難過會不會少一點?」
孩子沒有回答,只舉起右手比了一個爆炸的手勢。

社工好奇的詢問,孩子說這叫做「消失」。有機會去老師家裡過年,難過就消失了。

也許,真正讓孩子開心的,不是能去老師家過年,而是能夠被陪伴、被好好照顧,那顆失落受傷的心。

🏠家,提供了「安全」與「歸宿」,那些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卻是慈馨孩子最奢侈的新年願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