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家童作品欣賞 Ⅲ

籌畫旅行:開啟一段學習與對話的過程

今年「夏之旅」活動,由少年家園的哥哥姐姐、帶著兒少之家的弟弟妹妹,一起籌備與規劃三天兩夜的旅程。

「團隊中每個人都有想法,但每個人都太專注細節,這樣我們永遠討論不完」
討論著「社頂自然公園」這個景點,就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留意安全、討論活動內容、希望景點是有趣的。

「我覺得,辦活動就是這樣,一定有人喜歡也有人不喜歡,但我們無法滿足所有
的人。」
「我們提出問題,並不是否定剛才討論的或是傷害誰,而是希望能夠把細節想得更完整。」
「我們應該選定一個方向,然後再來解決後面的問題。」

透過這樣的對話歷程,落實「做中學」的學習精神,豐厚孩子的自主力與社會力,夏之旅的旅程即將出發,孩子們的學習正在路上。

從「心」出發,翻轉教育的黃淑娟老師

初夏午後,來到育英國中,淑娟老師淡妝微笑地迎接著我們。

從「心」開始,建立關係
在教育現場,淑娟老師用心地開啟與學生的每一段關係,她說每個學生的成長背景不同,所以需要用個別化的教育,也就是「站在學生的角度回應他的需要,協助他成長」。老師堅信「愛,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透過用心陪伴,讓學生感受到被愛護,其生命就可能發生改變。只是,剛開始都充滿挑戰;「有些學生願意接受教導並調整改進;有些則帶著懷疑,測試老師是不是真的關心我;有些則不領情,還會故意唱反調。而那些不願意接受的學生,其實是因為從小的負向經驗。」

行為的背後,都藏著一個「需要」的故事
淑娟老師分享教學過程,數度流淚,因她懂得學生每一個壞的背後,其實都有一顆渴望被愛與貼近的心。
老師曾經帶過一個瘦小卻常和同學吵架的甲生,她用了許多方法,甲生的問題行為仍反覆發生。有次甲生再度犯錯,老師大發雷霆;但事後老師自責不已,還生病一星期。「如果在教育的現場,學生的行為一直沒有改變,那一定是我還沒有找到適合的方式來陪伴他。」老師紅著眼眶說著。因為在校狀況太多,最後家長決定要將甲生轉學。淑娟老師心想「轉換一個環境對甲生是幫忙嗎?如果甲生就是一項課題,那麼一定有我可以學習的地方。」於是,老師努力的與家長溝通,讓甲生繼續留在學校,並悄悄地連結一位「神秘阿姨」,在生活中給予甲生陪伴與關懷。
畢業前夕,老師觀察到,甲生常常穿著一件迷彩外套,心想「這外套應該很有意義。」於是買一件迷彩外套送他當畢業禮物,並親自幫他穿上;甲生開口說:「老師,你可以抱抱我嗎?」這是第一次,甲生主動擁抱老師,並且感動地哭了。原來甲生的母親很早就不在身邊,他所有負向行為的背後,其實是用來掩飾內心對母愛的渴望。

牌沒有好壞,只有願不願意用心打牌
淑娟老師回憶帶班的歷程,形容自己像個後媽,因為好幾次都是從二年級開始帶,「帶班級就像拿一副牌,每次的牌組都有不一樣的挑戰。」最為難的是要重新形塑班級風氣!「曾經帶過全班同學都非常冷漠的班級,他們的家境都不錯,卻不懂得關懷別人和感恩。連說一聲謝謝都不會,把每一個無條件的幫助,都視為理所當然。」
「是課業成績重要?還是品格和品性重要?」淑娟老師思索了許久,默默地作了一個決定,那就是要教出有品格的學生。因為只有好的品格,學生才會懂得感恩、知道孝順、願意回饋並關懷社會。
為了讓這班學生學會「謝謝、感動、感恩」這三個態度,老師透過聯絡簿,讓同學寫下對彼此的欣賞與感謝,接著再由當事人給予回饋。經過一年的時間,漸漸地孩子們學會欣賞與感謝,也懂得表達情感。淑娟老師說:「有的時候,大人沒教,孩子也不會。所以大人如何教育、如何示範的身教,是重要的。」

教育,沒有捷徑,每個生命的成長,都需要經過時間的耕耘
教育要教的是孩子的心,而不是行為。淑娟老師說:「處理事情一定比陪伴孩子容易;用權威或打罵的方式嚇阻孩子,最快;但就像皮球一樣,我們用力的打下去,會反彈多高,我們不知道。」
所以淑娟老師用「愛心」來關懷、用「智慧」來教育、用「身教」來堅持;這樣做,不見得能馬上看到效果,甚至常常需要改變策略。但唯有這樣,生命才有成長的可能。
讓淑娟老師在教育現場堅持32年,是因為陪伴過的學生,都能慢慢的改變與成長;而自己的孩子也給她上了一課。老師說,從前的她很嚴格,覺得自己做的都是為了孩子好,而忽略傾聽、了解孩子的需求,後來孩子變得越來越反抗。這才知道,原來家長認為的「為你好」,有時是給予孩子的壓力。於是淑娟老師開始調整心態,「老師也要懂得道歉,這是最好的身教。」因此,她認真地和自己的孩子道歉,開始學會傾聽,透過自己的轉變,和孩子的關係也開始有了不一樣的變化。他們改變了老師的教育觀點和方式。

用心幫助,就有改造他人生的機會
慈馨家有兩位孩子曾被淑娟老師教過,老師總是在聯絡簿上和孩子有滿滿的對話,有教導、有關懷、也有支持。
對於慈馨,老師有滿滿地欣賞與感動,因為「慈馨的孩子像一面風箏,而慈馨的老師就是那風,默默地提供一股力量讓孩子得以逐漸成長、翱翔天際。」
感佩淑娟老師對學生以及慈馨孩子的用心陪伴,用愛累積孩子生命的能量,進而翻轉孩子的命運。

心落腳的地方

103年暑假,升上小六的小涵成為慈馨家的家人,初次見面,小涵給人的印象就是溫順有禮、有教養。所以,這樣的孩子究竟家裡面發生什麼事情,而讓她來到慈馨家,著實令人疑惑。

爸爸對我很好,只是一旦喝了酒,就會變成一隻大怪物
「爸媽在我上幼稚園時就離婚了,之後我跟著爸爸、奶奶一起生活,媽媽只是偶爾碰面。我有一個比媽媽還疼愛我的奶奶,在我開始有記憶時就照顧我,比媽媽還要像媽媽…」聽著小涵的描述,知道奶奶帶給她一份安定的愛,奶奶對她而言就是她的天地,那爸爸呢?
「我知道爸爸很愛我,但他喝完酒之後就像變了一個人,他的動作會變得很粗暴,連眼神我看了都害怕,每當這個時候,我和阿嬤就會拉緊神經,因為爸爸在下一刻就會像一隻大怪物,準備傷害人。」此時小涵描述面對父親酒後的失態,眼神跟表情卻仍充滿著恐懼和無奈。她表示已不敢再跟父親靠近,也開始質疑父親對她的。
而小涵的爸爸是什麼時候開始喝酒的?
小涵說:「應該是我在幼稚園時生病,醫生說我得了腦血管畸形,必須開刀住院,當時爸爸辭去工作表示要照顧我,就這樣開始,他從兩三天喝一次,到最後幾乎是天天喝。應該是我的身體健康狀況,讓爸爸很煩惱吧!因為開刀後,我的左手及左腳開始不靈活,特別是左手,如果沒有復健,就會慢慢萎縮失去功能。我很擔心自己成為爸爸和奶奶的負擔,所以我很努力做復健工作,但爸爸還是酒喝得很兇。」
「到最後照顧我的工作便落在奶奶身上,我不想因為照顧我而讓奶奶累垮,於是,能做的事我就做,不能做的事我也會先試試看。而奶奶也希望我能堅強些、能獨立些,所以她教導我,不要太常依賴別人,自己做得來的事情就要自己完成。後來,我就把奶奶教我的話放在心上,並提醒自己要照奶奶的話去做。」

我不得不離開家裡,卻一直遷移為什麼小涵會離開自己的家呢?
小涵說:「一次爸爸喝了酒,還騎著機車載我,過程中爸爸一直罵我說沒坐好,但其實我知道是爸爸想找一個出氣筒。爸爸罵到後來索性把機車停下來要打我,我一看不對勁轉身就跑,路上我遇到一個阿姨,她看我驚慌的樣子便問我怎麼了,然後報了警。於是,我和爸爸就被帶到警局問話,之後就有一位社工阿姨說我住在家裡不安全,就把我安置在一個機構。」
那是小涵第一次離開自己的家,因為父親不當的對待,讓小涵有家卻歸不得。在臨時庇護所待了十天的小涵,後續便被安排入住了寄養家庭,在寄養家庭生活兩年,再轉來到慈馨家。

慈馨~會是我安定的地方嗎?
對於轉安置到慈馨,小涵想法如何呢?小涵表示:「當時社工阿姨只給我兩項選擇,一項是換一個寄養家庭,另一項是住在慈馨家,當時我只問了社工阿姨一句話,哪個地方離我的家比較近?離奶奶比較近?後來我便來到了慈馨家。」接著小涵又說:「慈馨這個地方好特別,會安排讓我參觀家園,這次參觀讓我覺得我的感受好像被重視了。」
原來,一直以來的遷移,雖然都是為了讓小涵有更好的的生活處所,但因為年紀小,沒有人詢問她的真正感受,就為她做決定與安排了。因此小涵在感受上是受迫的,迫於父親的狀況,迫於自己身體的狀況,而懂事的小涵只能選擇妥協。
來到慈馨後,新生活多久才適應呢?小涵回答:「我一下子就適應了!」是什麼原因讓小涵適應得這麼快?小涵說:「我覺得住在這邊的孩子好幸福,有自己的衣櫃、床鋪、書桌…,最重要的,是這邊的老師們會給我們孩子很多的陪伴和鼓勵。
我還記得剛來到慈馨家,有位老師問我以前有沒有學過才藝,我便秀了一段之前國小社團學到的扇子功,我知道我表現得沒有很好,但老師和室友們給我的掌聲與回應,讓我好有成就感;有老師看我因為賣力的表演而流汗,就馬上為我遞上衛生紙,讓我好感動。從那天起,我就感覺住在慈馨將會和其他地方不一樣。」

陪伴的歷程是愛的流動
「還有一個特別,就是慈馨家給我的陪伴,開始時感覺跟奶奶給我的很像,但後來發現很不一樣!」詢問小涵,那個不一樣是什麼?小涵想了想才說:「我知道奶奶給我很多愛,但生活中種種事情持續發生著,所以我和奶奶彼此心裡不斷累積很多壓力,到後來連開心的事情,我都不覺得開心了。那時我的心頭就像是被一塊大石頭壓住,無法放鬆,對我來說,奶奶對我的好,對我的愛,都讓我覺得我連累她了,那樣的愛變得有很多雜質。但慈馨這邊給我的關心、愛與陪伴,我覺得就很單純,讓我覺得沒有壓力,讓我可以安心的待在這邊,好好生活與學習。」原來小涵看得懂大人生活的辛苦,早就默默在心裡承擔起守護奶奶的責任,直到來到慈馨家,她才學習著放下這個心裡的重擔,而老師們的傾聽與陪伴,讓小涵重新擁有那份屬於孩子的幸福。
知道自身健康狀態,所以我比別人更努力小涵繼續分享著:「還沒來慈馨家之前,
最大的擔心,就是自己的步調跟不上大家,也常常將奶奶叮嚀我『能自己做的,就不要依賴別人』的話放心上,所以凡事我都會提前幾十分鐘做準備,因為我怕我自己的慢會影響到大家。」
「後來老師發現我在生活上一直處於很急、很趕的狀態,要我慢下來,這時我才知道自己生活得很緊張,這是我第一次被別人說我很趕,我覺得超驚訝的!因為我完全沒有發覺啊!以前我就用同樣的做事方式,但從來沒有其他人提醒,所以我以為是我的努力不夠,就一直更趕,久而久之我也覺得本來就該如此,所以當慈馨家老師這樣跟我說時,我真的很驚訝,原來不是我努力不夠,而是我的努力沒有被看見,沒有人了解啊。」
懂事的小涵因手腳不便使力,培養出什麼事情都提前準備的好習慣,但願意這樣做的歷程與想法,卻沒有被了解被珍惜,直到她聽到老師勸她可以慢下來,她才釋然奶奶的叮嚀,才願意放慢腳步,重新學習找回屬於自己的步調。

感謝身體的不便,讓我感受人情冷暖
小涵未曾抱怨自己罹患腦血管畸型,反而因為它的存在,讓她比別人有更多人情冷暖的體驗。她說:「我記得小五的時候,因為剛轉換班級,班導師很擔心我的身體狀況被班上同學排擠,當下便昭告全班同學要關照我,而且警告同學不准欺負我,結果班導這番話並沒有幫到我,還引起同學對我的反感,認為是班導偏心,所以才會指名幫忙我。幸好,我本來就是不依賴,就是自己來的人,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努力,同學終於慢慢接受我了。這次的經驗,再次證明奶奶說的話,自己能做的事情自己做,不要依賴別人。」
「其實生活中看見我身體狀況的人,幫忙我比取笑我的還要多,但因為我覺得很多事情我都想自己先嘗試看看,所以即使有人開口說願意幫忙我,也會被我拒絕。
在慈馨家,也遇過想幫忙我的人,但特別的是,當我拒絕,大家還是會在旁等我,確定我是不是真的做得來,才會離開;如果我做不來,大家便再一次的提出要幫助我的訊息。對於慈馨家人一再協助的善意,我很感動,因為有時我真的是不想麻煩別人,只好逞強做事,而慈馨家人的互相關懷與尊重,教會我需要幫忙時,一定要練習開口。』

現在的我,進步好多
來到慈馨家快兩年的時間,我覺得我的能力進步好多,手腳因為老師積極陪我復健,變得更有力,現在我可以做難度更高的家務事,甚至搬運更重的東西,謝謝老師們對我的身體健康加強照顧,也謝謝老師們讓我嘗試各種可能與機會。此外,我也學習了「施與受一樣重要」,我能幫忙照顧弟妹,也能接受別人的幫忙。現在的我,好想告訴大家,我跟大家沒有什麼不同;若有不同,那便是我比別人更努力,更積極學習,所以我的能力愈來愈好,也讓認識我的人刮目相看!

溫馨日一日遊

家,是心落腳的地方
「我知道,我有愛我的家人,但來到慈馨家我得到了更多像家人的家人,我當然還是會想念我的奶奶,但我知道我在慈馨家這邊,奶奶會更安心,另外,我一直很敬佩老師們可以像奶奶一樣陪著我那麼長的時間,難道這邊的老師沒有自己的家人要陪嗎?」這天,小涵提出疑惑…
慈馨老師回應小涵:「就跟小涵一樣呀!這邊的老師也有自己的家人,也有自己原來的家,但慈馨家對老師而言是他們第二個家,大家的關係就如小涵說的,像是家人的家人,不論將來是否仍住在慈馨家或是在慈馨家工作,都是一輩子的家人。」
聽完老師的話,小涵滿足的笑著,或許在慈馨家我們只是陪伴小涵生命的過客,而這個做一輩子家人的承諾,對一個小小生命而言,卻是一個讓心有落腳之處的美好諾言。


註:此篇為本家家童真實的生命故事,選自本家教養書「馨光:點亮孩子的未來道路」。期盼透過文章,讀者對疏忽照顧兒童、弱勢家庭、高風險家庭有更多的關切與了解。

馨光:點亮孩子的未來道路

有效的全人教養模式!「零體罰、為自己行為負責、培養獨立自主」,慈馨兒少之家做得到,你家一定也做得到!

◎慈馨兒少之家收容了三歲到十八歲家庭失功能的兒童及少年,經過多年的歷練與修正,總結出有效的全人教養模式。
◎用一個個真實案例建構生活情境,呈現孩子們成長過程中遭遇的種種問題,適時導入教養方針,給予讀者最真摯的建議。

關於孩子的照顧與管教
在慈馨家,我們這樣做

慈馨兒少之家採取「以家童為中心的家庭經營服務模式」,尊重每個孩子都是獨立的個體,依照孩子們個別的需求給予適當的陪伴與協助,得到的諸多經驗同樣適用於一般家庭,值得參考與借鑑。

用說謊、冷漠、憤怒武裝自己;
因叛逆、彆扭產生種種衝突;
對未來感到迷惘,咬牙往前探索……
從小到大,成長總是面臨種種挑戰,需要師長的陪伴與指引。
而大人們也需要不斷學習與調整,方能自如處理親子課題。

慈馨兒少之家為面臨人生難關的孩子們量身制定方案,
以輔導代替懲罰的方式陪伴他們完成階段性成長。
從一個個真實故事中瞭解教養的真諦,
在不同的生活情境裡看見內心的需求,
讓溫暖的馨光照耀孩子們未來的道路!

改變我的四個人

小五 滄龍

我是在家暴中長大的孩子,所以對別人的言行都有戒心,直到二年級有一個朋友幫我、教我、陪我,讓我不再覺得每個人都很可怕。可是,幾個月以後,他轉學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後來,導師發現了,發現我下課一個人,放學一個人,連玩遊戲也一個人,老師心想我怎麼了,為什麼我和別人不一樣,不和大家一起玩和聊天,默默當起獨行俠?
於是,老師開導我,叫我學習忘掉過去,學習包容與原諒,教我如何放下戒心。
在家裡〈慈馨家〉也有老師教我如何培養友情和建立人際關係,還有一位姐姐教我控制情緒,她說:「滄龍你的生氣一出來,就會把你的形象減一分。」她又說:「你如果想要當大家眼中愛生氣的滄龍,就請一直生氣下去,但這樣做會越來越沒有人想接近你。你也可以成為一個好寶寶,讓更多的人接近你,你自己決定吧!」我想了想,但不知道如何回答。

孩子們與老師討論中的互動

現在,我決定了,要成為一個人見人愛的滄龍,我要脫胎換骨,成為另一個我。
謝謝這四個幫助我的人,讓我從一個有戒心的人,成為一個願意改變、願意交朋友的人。

我的好習慣和壞習慣

國二 Mi Li

人一生中的習慣,都在冥冥之中養成,有些是好的,有些是壞的。就像腸胃裡,有些是好菌,可以幫助消化蠕動;有些則是壞菌,讓人身體不舒服或生病。
對我來說,習慣代表著一個人的素質,而且能夠將好習慣發揮出來,將壞習慣調整過來,才是最值得欣賞的事。老師總是告訴我,我是一個有想法的孩子,要好好的善用它,所以當別人問我如何面對他們所遇到的困難時,我總是很願意的與他們分享我的想法,告訴他們哪樣做或許會更好。也因為這樣,我有聆聽別人說話的好習慣,也有找師長聊天,跟不同的人交換想法的好習慣,而這些習慣讓我擁有更多元的思考角度。
但是,每次遇到衝突場景需要溝通時,我總是會畏縮,因為我的心裡有太多的擔心、害怕與不安,這是我的壞習慣。因為對於整件事情,我很有想法,但是卻不知道如何開口,即使覺得委屈,我也選擇不說,只會告訴身旁的好朋友或老師。但再怎麼有想法,我在當事人面前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總是別人先開口了,我才會說出我的想法,如果別人不說不問我就沉默。
因此,這個壞習慣常令當事人覺得,我為什麼都不先說出口,而自己則是換來一肚子委屈。
說出自己好與不好,才發現兩種情況碰撞在一起,就會形成互補。拿我自己來說,很有想法很棒,但是無法善用於溝通上面,想法這個優點就變成沒用的東西;有想法,但自己卻畏縮溝通,如果一直如此不去改變,拿什麼去跟別人說:「我做的努力夠多了,為什麼你們說我不願面對與溝通?」因為…沒有意願要啟動改變的自己,是沒資格說這句話的。
要改變習慣真的很難,但現在我正在努力,因為我知道改變是一天天累積而來的。我告訴自己,改變或許沒有我想像的這麼複雜,其實改變的另類說法就是「成長」,只要自己有那個意願,當下的心境就在改變了,當下的心中就播下了一顆成長的種子,更多的改變,就會讓種子發芽成長。
所以我學習著用好的習慣來改造壞的習慣,然後讓兩者變成完美的總和。

偏見

高二 Jen

在小學的時候,因為住「育幼院」這件事,我經常被欺負,而且受到學校同學的排擠、攻擊,常常有人會跟我說:「妳就是壞小孩,所以妳的家人不要妳」…之類傷人的話。
經歷這件事之後,我可以了解黑人被白人排擠、歧視的痛苦。其實,我不懂為什麼因為膚色、身分、族群、貧窮的差異,就得承受某些人自以為是的歧視、霸凌,這令我無法理解?或許這就是「偏見」吧!
因為偏見讓人只接受利於自己的看法和想法,它是一種把自己位在高處看別人的驕傲感,它可能來自家庭觀念,也可能是教育環境或生活環境所導致的。
曾經聽過這故事,有個歧視黑人的老先生,當他失去雙眼看不見,只能接受他人幫忙時,陪伴在他身邊,一直幫助他的人竟是黑人,老先生得知此事後,對黑人的偏見就慢慢的消失了。我想,當你雙眼無法再看到任何人事物,此時,最無助的你,最能感受到是哪些人肯來協助你吧;若你知道幫助你的人是那些你曾經討厭、歧視的人,你應該是很震憾吧!

哥哥教弟弟跆拳道的拳法

其實,很多助人者,也是從無助失落的困境中走出來的,因此他清楚也了解受助者當下的心情與感受。所以,人的偏見其實就只是一種可能性的假設,可能你是暫時的優勢,暫時的站在金字塔頂上,當你回歸平凡,或者當你落難,你會發現,你希望得到的是平等式的對待,而不是偏見式的對待。

 

所以,學習放下偏見,才能過得快樂,才能發現幸福

比成績更重要的事

課輔志工 羅瑞賢老師

我在國高中的時候,雖然肯讀書很乖巧,但是對父母說話的態度和行為都很叛逆。

大學的時候,我曾經到台北某育幼院服務,擔任高中生的課輔義工,自那時起,對於青少年有些既定的印象。總覺得這時期的孩子,應該是聚眾吵鬧,常講髒話,上課亂哄哄或是看到書就睡著。所以當看到慈馨少年家園的孩子,在春節聚餐時,毫無抱怨的忙進忙出,簡直驚為天人,心想「怎麼可能國高中生會這麼乖巧又有禮貌?」

第一次見到我的課輔孩子,就喜歡她,因為很有臉緣,有親切感,願意分享自己的事。但國三的課業比國小難多了,要協助她準備會考也不是太容易的事,須補充教學的地方很多,一時之間我有點不知從何教起。

我思考著,要怎麼樣才能讓她有學習英文的興趣?成績是一時的,引發這輩子學習的興趣,才更為重要。記得小時候的我很喜歡英文,因為補習班有很多應景的遊戲,後來和外國人通信,感受到英文這個語言真是實用,學習也變得更有趣。於是,我決定也要讓我的課輔孩子,聖誕節的時候寫卡片,並且學些實用的旅遊英文。

另一個比成績更重要的事,是遇到學習挫折時的態度。很多孩子在國高中的時候,因為課業太難,便容易放棄。甚至孩子們會問,為什麼要上學?讀這麼難的書能做什麼?保證我未來賺到更多錢嗎?這些問題在我看過一些網路文章後有了解答~「比成績更重要的事情,是態度!」

不因困難而放棄,這樣的態度,是我們在求學期間要鍛鍊的。困難不只會發生在學校,也會發生在往後的人生。課業很難,就放棄了嗎?找工作很難,就放棄了嗎?上班族菜鳥什麼都不懂,被前輩刁難了,就要放棄工作了嗎?當然不行。所以我和孩子溝通,永遠不能放棄自己,無論別人怎麼說你都不能放棄,而當你自己覺得有很多困境和難處時,也不要放棄。像功課很難沒關係,我們學會一題一題來,但是不學、或放棄練習,這態度就不行。所以,我鼓勵這孩子,盡力學習、複習,盡人事聽天命,做好我們能做的部份,永不放棄。

我的課輔孩子很棒,她善解人意,也能溝通。我很開心見到她的進步,她的願意學習,她在遭遇挫折後的調整。她的進步,對我的教學是很大的鼓勵。而她讓我學到更多的,是耐心。我知道自己不是個有耐心的人,所以當初來課輔,有部份原因也是想練習培養自己的耐心~「我不能因為自己都會,就理所當然覺得孩子要會,我必須用她聽得懂的方式講解,而不是以自己的立場出發來講課。」感謝我的課輔孩子,讓我學習到耐心。

此外,我也要感謝慈馨的社工和小家老師們,讓我有機會來到這兒服務,學習耐心,並透過可愛的孩子們,提醒自己要永遠保持單純善良的心。慈馨的工作團隊很用心,不管是對孩子的教育,或是對我們課輔老師的溝通,難怪,慈馨能教出這麼多有禮貌的可愛孩子。
很開心能跟慈馨結緣,讓我有機會認識這麼多可愛的老師和孩子們。祝福慈馨的老師和孩子們,天天開心,平安,健康。

與猴猴的異想旅程

實習諮商心理師 林達倫

與猴猴相約的諮商旅程開始之時,對於她的印象是位文靜且愛笑的女孩,感覺與人相處融洽,也有活潑的一面,喜歡跟同儕打打鬧鬧。對於剛步入國中的猴猴,在這諮商旅程的第一站,就是和我分享與討論新生活的適應。旅程中,出現了猴猴的其他夥伴,有時看到熊娃娃、狗娃娃、猴子娃娃或青蛙,一起陪伴猴猴、為害羞的猴猴發言。當猴猴覺得不知如何表達時,這些夥伴就是最佳代言人;有這些夥伴的參與,讓我更能了解猴猴的想法和感受。

猴猴努力適應國中生活,認真課業的學習,希望成績表現能達到自己的期待。雖然有時表面上表現得不是那麼在乎,想要一笑置之後接著轉換話題;可是卻讓人好在意,猴猴想要給人看到自己的好,而且是能夠越來越好,能夠達到自己的目標。

對自己的表現並不滿意,但也不知如何說出自己的失落,就會趕緊把失落的感覺藏起來,於是就停止了話題的延續或回應。

我看著猴猴想得到別人的鼓勵和支持,可是不知道該怎麼和別人連結才好。

在猴猴的世界裡,很多時候是自己一個人在獨自努力著,想要讓自己的能力越來越好、想要讓別人看見自己的好表現。猴猴是位不擅言詞的女孩,在和她聊天的時候,我需要很多細心的觀察,去更多了解她的心思。有時,即使有好多娃娃夥伴的最佳發言人,我還是不怎麼容易了解,她那簡單的話語下的心情感受。直到我們的關係變得熟悉、熱絡,猴猴也有了更多的開放和自在。我發現她不一樣了,猴猴練習成為自己的最佳發言人,娃娃夥伴則是成為陪伴和鼓勵,她會試著分享自己的生活,談談學校的活動、交朋友的渴望、功課的煩惱等。

我發現,猴猴有著自己的步調,雖然看起來慢慢的,有時也會讓我感覺焦急。然而,猴猴在這屬於自己的節奏中,試著學習發揮自己的努力和優勢、學習和別人建立好的關係,和同學可以玩在一起、學習說出自己的聲音,讓我和其他人能和她更靠近。

於是,我看見猴猴開始建立自己的關係連結,會主動關心朋友、和朋友玩在一起,並學習和以往不同的分享方式、也學習表達自己,讓朋友和自己更多靠近。我覺得最寶貴的,就是看見猴猴不像以往那樣只看到結果,像是有沒有交到好朋友、功課有沒有進步;我發現,猴猴在感受到結果不如預期的同時,也開始會試著去看見自己在過程中的用心、努力,然後學著給自己肯定。在與猴猴的異想旅程中,我們一起走過好多風景,和不同的故事相遇。我覺得最重要的是,看見猴猴在旅程中遇到困難的不氣餒、不放棄。然後,我想向猴猴說:妳比妳所想的還要棒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