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人實在、熱心服務的劉進南老闆

文 / 編輯小組

與慈馨相識

劉進南老闆從小跟著老師傅學習當木工,已經有30幾年的經驗,不管是系統家具,房屋修繕、裝潢設計、隔熱施工……等,都難不倒他;因他秉持著吃苦耐勞與熱心服務的精神,才能從事這一行業。

劉老闆育有兩男一女,老大30多歲,已經結婚;老二女孩;老么男孩跟劉老闆一起學木工,孩子們都已經獨立。民國97年,劉老闆透過鄰居經營水電業的張經理認識慈馨兒少之家,接觸與認識之後,全家都非常認同慈馨「慈悲濟眾,扶貧幼孤」的精神理念。
因此,日後只要慈馨家園需要木工修繕,劉老闆就會帶其么子前來慈馨做志工,發揮自己的專長。

發願當志工

劉老闆曾在人生事業低谷與身體出狀況時,看到慈濟大愛電視提及關注弱勢、行動環保,志願服務工作等志業,因認同其理念,遂進入慈濟志工隊。此後,劉老闆便利用下班或週休二日時間進行志工服務。如:「醫療志工」,幫助醫護與病人之間溝通。又如:在慈濟會所掃地、拖地、掃廁所,做「福田志工」;在鄰近的環保站做資源回收,做「環保志工」;訪視低收入戶,關懷獨居老人;照顧貧戶及協助低收入戶獎學金、助學貸款申請等等……。

劉老闆表示在他發願當志工幫助別人的同時,自己學習到更多知識與經驗,也認識了一群互助和助人的朋友,他謙虛的說:「當志工受益的其實是自己。」

困頓挫折中的轉變

劉老闆曾經罹患重大疾病「類風濕性關節炎」,關節疼痛腫脹,有時半夜急性發作,像抽筋般抽痛,白天小痛,半夜大痛;嚴重時沒有辦法起床、睡覺和下樓梯,沒有辦法像一般人一樣的工作和生活,造成心理很大壓力和挫折。因此他在佛前發願吃素,並發願病況改善即回饋社會當志工。

現在劉老闆生活、飲食規律,空閒時間就去做志工。劉老闆曾經清晨4:00起床做早課,然後去做志工,晚上做訪視,別人或許覺得這樣的公益服務是很忙很累的,但他覺得是釋放壓力,所以每次做完,心情感到很輕鬆。

以前每3個月要回診抽血看病,最高一次要吃8顆藥,現在已經停藥,不用再回診。劉老闆說:「自己病痛時,家人也無法分擔;那時候會想,不知道是明天先到,還是無常先到。在邊養病邊擔任志工過程,也曾想過是否適合擔任志工?但現在已經養成當志工的習慣,而身體也越來越好,病痛已逐漸減緩。」所以,劉老闆相信只要發願做善事,冥冥之中菩薩會保佑護持,改變自己的命運,身體更健康,事業更順利。

影響最深的人

影響劉老闆最深的有二個女人,一個是母親,另外一位是太太。其母久居鄉下,雖然未曾就學不識字,但常常幫助別人,劉老闆自小受此薰習,也會仿效,默默地為社會付出。劉老闆表示母親教養子女待人處事要實實在在,雖然家裡不富有,但精神層面很知足。而太太患有輕度小兒麻痺,婚後負責家內事務;劉老闆很感恩太太把家裡打理得很穩當,三個子女個性良善,家庭氛圍和諧。劉老闆平日工作忙錄,但注重家庭教育,並以自己身教,帶著子女一起做志工服務;劉老闆認為,施比受更有福,當志工就是幫自己和孩子種福田。

對慈馨孩子的期許

劉老闆很感佩慈馨的老師們,一方面要輔導身心受創的小孩,一方面要教導課業,所做之事都是為了讓孩子走上正軌,這是一條漫長艱辛的歷程。老師們年紀輕輕就要當一群孩子的爸爸、媽媽,真的很不容易;感動老師們用愛心、耐心滋養慈馨孩子們成長。也期許慈馨的孩子修養品德,好好讀書,聽老師的話,時時感恩,長大後有能力,回饋社會,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從生活端看見不平凡

感謝劉老闆長期在慈馨當志工,這麼多年跟著我們陪伴一批批孩子成長。每當新進入慈馨的孩子問起圖書室為何有這麼特別的、好使用的抽屜型書櫃?好奇著圖書室元老級書櫃和桌椅竟有30年的歷史,我們是怎麼做到的?怎麼維護修繕的?除了慈馨師生們妥善使用與愛護外,大家也會提到劉老闆製作書櫃與協助修繕的巧思。所以劉老闆在孩子心裡,是善良親切的志工阿伯、更是厲害的木工大師傅。

我說謊,因為我不敢說實話

文 / 編輯小組、圖 / 家童作品

生活中有許多突發狀況,孩子的說謊行為便是其中一例。
如何協助這類型的孩子,如何透過陪伴,教導他們勇於面對錯誤,並學習負責承擔呢?

手機事件

孩子對於3C產品充滿了好奇,有一天老師的手機放在桌上去忙其他事情,而阿瑞看到後便默默地將手機藏在房間,待沒人發現時再拿出來玩。
老師:「阿瑞,你有看到我的手機嗎?」
阿瑞:「沒有呀!」
老師便一一的詢問每個人,大家都表示沒有,直到最後,回撥手機後,「鈴!鈴!鈴!」的聲響從阿瑞的房間不斷傳起,那一刻……
阿瑞慌張得不知所措,心裡有好多的害怕,但是卻又不敢說實話。

擔心責備

當下,阿瑞心中有許多的緊張和焦慮:「老師會不會罵我?我沒經過他的同意,就拿他的手機,他會不會很生氣,不再信任我了?」阿瑞這時雖然生起悔意與自責,但因為害怕,擔心坦誠後,老師就不愛他了……。此時心裡的想法一堆,但即使想說,卻一句都不敢說,只能逃避,被動等著老師發落處理了……。

這時,老師對阿瑞說:「阿瑞,是不是你把手機收到房間去放的?」
阿瑞緊張的回答:「對不起!老師是我拿的!」
老師:「阿瑞,我不會責備你,罵你,我只是想要了解事情的經過,請你跟我說一說吧。」

釐清

阿瑞坐在椅子上,面無表情地發楞,隨後即趴在桌上道:「我要睡覺……」

老師:「你現在是不是很害怕,擔心說出來,大家會討厭你?阿瑞,不管你做了什麼事情,我還是會愛你,我願意陪你一起去面對,而且我覺得能勇敢地坦誠自己做錯事,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阿瑞這時緩緩地張開嘴巴道:「我……那時候看見桌子上放著手機,所以……我就把它拿走了。」

老師:「謝謝你那麼勇敢地說出來,那阿瑞你可以跟我說說是什麼時候拿的嗎?」

阿瑞:「早上九點,我看到桌上放了一支手機,因為我很想玩手機的遊戲,所以就拿走了。」

老師:「謝謝阿瑞告訴我事情怎麼發生的,我看見你對這件事很不安,但你很認真面對自己的害怕,謝謝你的勇敢。接著,老師要和你談談,這件事怎麼處理比較好。」

【教養小撇步】

遇到孩子不說實話時,父母長輩若用責罵的方式,想讓孩子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使其改過,成效往往是有限的。因為孩子原本就害怕被責備,在焦慮的情緒狀態下,更不容易說實話來面對自己的行為。此時,父母長輩若展現關懷的態度,以同理的方式說出「對孩子內心想法的理解」,讓孩子感受到即使是犯了錯,自己仍被父母長輩所接納,而且大人願意陪伴他一起想辦法,那麼孩子的不安便漸漸緩下,再經引導,孩子便能振奮、並勇敢去面對自己的行為。


學習負責

老師:「阿瑞,當老師發現手機遺失就感到非常緊張,因為手機裡面有好重要的東西,現在需要你認真地向老師道歉,並且親手拿手機還給老師。」

阿瑞立即跑回房間拿出手機,親手還給老師。

老師:「老師要很認真地教阿瑞,沒有經過同意,拿別人的東西就是偷竊行為;而當別人詢問這件事時,你選擇說沒有,那就變成了說謊行為了。老師很愛阿瑞,所以希望阿瑞好好想想,事情怎麼做才是對的?因為你只是想玩手機的遊戲,而不是想要偷竊或說謊吧!」、「所以,老師要帶著你練習,練習將你的需求好好地表達出來,並且跟大人討論如何達成你的需求。明天起,老師會特別撥時間與阿瑞談談心,阿瑞也可以透過聊天的時間,和老師說說自己的需求或是心情感受。」

陪伴歷程與省思

孩子的成長過程,無法像大人所預期的劇本進行,我們無法判斷何時會有意外或衝擊,但我們可以用最真摯的心,陪伴與帶領他們走往正直的方向。

大人總是會對著孩子道:「做任何事情絕對不能對別人說謊!」可是,孩子內心的小小世界有好多的好奇:「為什麼不能說謊?」、「如果我說謊是為了對方好呢?」、「那大人們為什麼都會互相說謊呢?」

一般孩子提出上述疑問時,大人們往往很認真地說:「孩子,你絕對不能說謊,因為說謊會影響別人對你的信任感!說謊會讓別人討厭你的!」然而,說謊的情境千百種,背後的原因未能了解是善意、惡意、還是刻意隱瞞之前,僅用「說不說謊」當作人格的指標之一,難免有失客觀公正。

在慈馨家,師生相處密切,遇到類似「說謊」這類品格或價值觀碰撞的事件,保育/生輔老師都會思維事情真相為何?如何帶領孩子學習面對、負責與善後,是否需要重新調整教導方式?也就是師生共學,藉事歷練,孩子才能長出不一樣的自己。

後續陪伴,看見孩子的進步

後續,老師陪伴阿瑞查詢資料,讓阿瑞對物權和法治觀念有更多了解。而阿瑞不善表達自己的想法,常一語不發,老師透過引導與鼓勵方式,讓阿瑞一字一句慢慢表達。接著,老師設計情境題目,讓阿瑞了解哪些行為是適宜的,也讓阿瑞了解當下別人的東西沒有經過同意,而擅自拿取會讓對方感到緊張、擔心、或難過、憤怒。再者,擅自拿取別人物品是會受到法律上的處分,讓阿瑞清楚社會價值與道德的允許界線。

阿瑞經過一系列道德與法治教導,以及情境判斷學習、表達學習之後,能遵守與認同「要經過同意才可以拿取他人物品」,當阿瑞看見有人因為好奇而去拿取他人物品時,他會主動提醒對方不可以,並表達自己的想法。

有一天,阿瑞看見弟弟因為想玩玩具,當下即拿走別人的玩具,阿瑞馬上教導弟弟:「阿新,你知道嗎?拿別人的東西,是不對的行為,若是有困難或是需求都可以向老師表達,而不是私自拿取他人物品來滿足自己的需求,這樣的行為雖然當下會讓自己滿足與開心,但是事後你總是會很緊張與焦慮,擔心自己拿東西的行為會被發現,也讓遺失物品的對方會很緊張與難過,而且老師有教導我們有任何的需求,老師們都很願意幫忙,所以阿新你要把玩具還給對方,並要和對方好好地道歉,這樣子我們才是很棒與勇敢的人!」

過程中看見阿瑞循循善誘地教導弟弟,我們對阿瑞的進步感到高興;阿瑞雖然先前做出類似事情,但是他很勇敢的面對與調整。阿瑞曾說:「老師,現在當我要做事時,我就會想到您們陪伴我,讓我知道如果隨便拿走別人的東西,就代表著自己是長不大的小小孩。現在我已經長大了,所以要控制自己的行為,我相信自己是會愈來愈進步的。」看見阿瑞現在能提醒自己遵守約定,與老師們分享自己的進步與調整,真是不簡單的事啊!誰能無過,但在錯誤中去學習與調整,才是我們要送給阿瑞的禮物與價值。

【教養小撇步】

陪伴孩子面對犯錯行為的過程,父母長輩可以視為珍貴的「機會教育」,讓孩子清楚知道該行為不被允許的原因,並且教導孩子在「善意、惡意、刻意隱瞞」……等等不同的情境中,仍應遵守社會規範及法律。

我們的做法是,跟兒童分享故事、設計遊戲情境;對青少年討論時事新聞,讓兒童青少年都知曉做人處事的原則與界線,並培養守法精神,謹記不因任何理由而觸法。此外,對於犯錯者,我們教導孩子學習去探索真相與行為背後原因,並從「公平正義」、「包容」與「接納」角度,使孩子學習關懷不同立場的人事物,藉此引領孩子了解「一體兩面」的重要性,也培養孩子判斷是非、寬厚氣度的能力。


【註】此篇為本家教養家童的真實的案例,選自本家教養書「馨光:點亮孩子的未來道路」
期盼透過文章,讓讀者對兒童情緒行為議題的表徵,以及背後的原因,有更多的看見與了解。也期盼本書的教養理念與實作技巧,能給予讀者最真摯的建議與協助。

相信與傳承:一段冒險和自立的旅程

文 / 研發暨社會資源組組長 廖振杉

只有真實經歷過,才有機會成為生命的能量

兒少之家在暑假最具特色的活動~夏之旅,再度登場了。今年由國中的七位孩子填寫幹部報名表,並邀請師長極力推薦自己。幹部面試當天,由慈馨的五位師長及一位大學生少年擔任面試官代表,進行七位孩子的面試工作,並遴選出五位組長。

「昨天我有找小家老師陪我練習,我覺得今天面試一定沒有問題。」

「老師,我從今天早上就開始緊張了!」

「剛剛在裡面面試,感覺我的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剛剛的問題都好難喔!我覺得我太緊張了。」

這七位孩子七嘴八舌的分享著「等候面試」的心情以及「面試過程」的經驗。

面試前進行演練,並熟悉面試場地。

面對成功,是一種實力;接受挫折,是一種能力

公布面試結果的這一天,七位報名者迫不及待的想拿到評審委員給的一封信。信件上除了告知面試結果,也讓報名者知道面試當天委員給予的肯定與欣賞。

面試過程,練習自我表達並長養孩子的自信心

「太棒了!我選上了!」

「天啊,我現在開始緊張了!選上雖然很開心,但是壓力好大。」

「這是什麼爛活動,我不要參加夏之旅了!太爛了!」

由組長們透過抽籤的方式進行組員分組

一樣的面試告知,不一樣的心情。一位孩子因為沒有徵選上,回到房間坐在床上,蜷縮著身體放聲大哭。師長陪伴了一個多小時,接著帶著他至7-11,整理這段「挫折的經驗」…

「我剛剛真的好難過…」孩子邊吃著點心邊說。

「這樣的感覺一定很不好,尤其是你做了好多的努力。我很好奇,你是怎麼做到的,能夠面對這樣的挫折」老師回覆著。

「就是可以好好的哭一哭,然後老師你都陪著我。」孩子笑著說。

「哇!原來你是面對挫折的專家!以後如果有其他人覺得很挫折,可以來請教你!」老師進一步說著。

「對啊!我是專家!哈哈哈。可是最多只能三個人喔!」孩子邊笑邊說著。

「三個人?為什麼呀?」老師一臉疑惑。
「因為,我也要像這樣帶他們來吃幸福的食物啊!我的零用錢不多,最多只能陪伴三個人!」孩子說完,開心的吃起手上的點心。


開始,是一種責任;也是一段冒險學習的旅程

五位選上的幹部,隨即成立籌備小組,負責規劃及執行三天兩夜的活動,從行程安排、活動規劃、遊覽車接洽到餐廳訂位,全由他們負責包辦。並由各組組長,帶領著其他組員,執行各組的任務;而師長於活動中主要扮演支持與陪伴的角色,並賦權讓孩子在過程中學習。

透過活動的規劃與辦理,檢視日常生活中,慈馨師長陪伴孩子養成了哪些自立能力,如:溝通協調能力、問題解決能力、活動規劃能力、資料查詢能力、工作完成能力……等。

「一開始在老師的鼓勵下,報名了組長。順利入選了,心情很開心。但是,後來發現當組長真的很難。剛開始,我不知道怎麼帶領組員開會;後來,我學會跟大家說:『請坐下,我要講事情』的方式,讓大家知道,我要做什麼,我覺得這是我很大的進步。」小臻 / 國一 / 安全組組長

「我這次在服務組,我負責分配零食,是很簡單的任務,只要打包就好。」
小誠 / 小五 / 服務組組員

「這次的夏之旅,讓我學到了如何規劃活動、尋找資料」小諺 / 國一 / 活動組組員

「這次的工作,有很多需要對外聯絡打電話,剛開始有點緊張,也講不清楚。後來,多練習幾次之後,就覺得沒這麼可怕。」阿晨 / 國二 / 對外總召

透過舉手表決的方式,組長帶領著組員們開會。

除了具備生活技能外,活動能夠完成,合作是重要的。不只是培養內部的合作能力,也包含對外的資源合作。因此,透過夏之旅活動,檢視孩子社會技能,並提升孩子團隊合作、溝通表達、與外部資源合作之能力(如:住宿、交通、店家…等)。

「出發前兩天,因為如何發點心,組員們有些爭吵。後來跟總召、老師討論,總算找到方法,我們一起分工合作,把任務完成。」小義 / 國一 / 服務組組長

「當我知道這三位是這次的組長時,我的心裡充滿忐忑,覺得這次夏之旅可能出不了門。或著就算出門了,也會少幾個人沒回來,所以也充滿了擔心。
籌備會議時,常常我在講事情,底下的組長也思考自己的事情,或者跟自己的指導老師說話,而我就想現在是只有我在開會嗎?但是我發現,他們討論的事情,還是有一些是我值得去聽的,所以開始練習聽見他們的聲音、統籌不同的意見。此刻,我發現自己成長了。」阿賢 / 國二 / 對內總召

「三天過程中,我和組員們有些意見不合而吵架,但是,我們有調整自己的情緒,並練習溝通。」小萱 / 小四 / 服務組組員

「第一個晚上開小組會議,因為我有其他任務在忙錄,所以無法一起去體驗剉冰製作。但我的組員有幫我留冰,覺得自己很幸福。」小涵 / 小四 / 安全組組員

活動行前會,由總召、各組組長進行活動行前說明。

透過社會技能養成的過程,我們也希望藉由過程中成功或失敗的經驗,來提升孩子的心理技能;其中包含面對挫折的處理能力、提升對自己的認識,並增加對自己的自信心。

「我以前都是看著哥哥姊姊在想活動要怎麼籌備,而我負責的就只有玩而已,享受他們給我們的驚喜,但現在的我卻是在煩惱活動這樣精不精彩、好不好玩。還記得,夏之旅晚會時,我說了一句話『謝謝籌備組的夥伴、機動組的老師們,你們用了自己許多時間與心力,去成就這次的夏之旅,給了孩子們一個深深刻在腦海中美麗的記憶』,原來我們是有能力可以做到的!」阿賢 / 國二 / 對內總召

「夏之旅很累,基本上沒有甚麼玩到,但當組長很有成就,期待明年可以當總召!我期待,我可以更進步!」小晏 / 國一 / 活動組組長


所有的計畫,只是為了面對變化。

進行了七次的籌備會議、六次的小組會議,每一次的會議,幾乎都少不了爭吵的情境。爭吵,是一種溝通,也是一種協調。孩子們在爭吵中練習表達;在爭吵中學習合作。

活動探路,對外總召與店家接洽,確認活動細節、經費預算。
活動第一天,在三義鴨箱寶彩繪體驗
活動第二天,安排晚會表演,各組勁歌熱舞。

「在小組會議裡,我們有各式各樣的爭吵、鬥嘴,但學習了不少事情,學習表達、聽聽別人的想法。我知道,只要有心,一定能完成。」
小諺 / 國一 / 活動組組員。

「開會的時候,我們常常吵架,有時還吵到打架,最後雙方都受傷,其實並不是什麼好的方法!後來我們學會自己調整好自己,把事情處理好。」
阿晨 / 國二 / 對外總召

三義-建中國小彩繪階梯,留下合影。

活動的三天,雖然事前有詳細的規劃與萬全的準備,但仍然有許多「意外」來拜訪。

「那天的RUNNING MAN遊戲項目,因為天氣很熱,孩子又流汗,背上的號碼牌一直掉下來;看見孩子們討論時情緒張力越來越高張,原本以為這項遊戲玩不下去了,想說是不是要趕緊換另一項遊戲。但沒想到,孩子們還是很努力的克服問題,雖然有情緒,還是可以好好的調整與討論。」 活動組指導老師。

三義ㄧㄚ箱寶大合照。
客家文化園區合影。

透過成人的賦權,撐出一個空間,讓孩子有機會在經驗中學習;而透過「意外」成為孩子生命中的養分,累積生活經驗。這段,冒險與自立的旅程,將成為孩子們的生命記憶,並化為養分,滋養生命的成長與蛻變。

活動圓滿落幕,孩子們開心的留下合影。

考試前後

文 / 國一 炭治郎、圖 / 小家目標

對我來說,一聽到考試我就會心驚膽顫,每一次的考試就像惡魔,因為題目很難、有很多我不會的地方,這個惡魔真的很可怕!每次知道要考試,我就會很緊張,我會請老師們教我,甚至出題目考我,尤其是哲正老師,他是我打倒惡魔的夥伴!哲正老師會陪我寫練習題、教我數學,我不會的地方,他就會教我。

所有考試科目,我最喜歡寫數學考卷,因為可以很快算出答案,會就會、不會就不會,非常直接。我最害怕的是自然考卷,因為考卷題目都很難,常常讓我寫不出來答案,像是安培、馬達電線……等等,一看到就讓我頭昏腦脹。有時遇到一些超級難懂的題目,我不知道怎麼寫,我就會緊張的手發抖,還會緊張到字都記不得,也不會寫了。

等到發考卷,又是不同的心情。看到考卷成績後,班上的同學有人開心,有人難過,而我呢,如果成績退步了,我就會愁眉苦臉,也會擔心被老師責罵;如果成績進步了,我就會大笑,然後到處分享。不過,我總是記得老師說的話:「不管考試成績怎麼樣,每一次都要努力學習,這樣考試才有意義。」所以,雖然我不喜歡考試,但是我還是會認真準備的。

秋天在哪裡

文 / 小五 煉獄千壽郎、圖 / 高一 小涵

蔡○涵

秋天在哪裡?

在一片綠黃交錯的樹叢裡,

在一條滿滿落葉的街頭裡。

秋天在哪裡?

在暖暖的外套裡,

在冰冰的自來水裡。

秋天在哪裡?

它在我的心裡, 我最愛秋天。

我想開一家這樣的店

文 / 國一 小義、圖 / 小臻

如果我長大有能力了,我想開一家早午餐店,賣著大家喜歡的飲料,例如:咖啡、牛奶、果汁、紅茶、豆漿、米漿、水果茶、珍珠奶茶。也賣著最受歡迎的餐點和套餐,像蛋餅、三明治、漢堡、吐司、雞塊、炒麵、薯條、蔥抓餅、熱狗、牛肉…等。

我的早午餐店,要讓要上學的學生和上班的人員吃了有精神,也會免費提供給沒有錢吃早午餐的孩童和爺爺奶奶們,讓他們吃了,感覺很溫暖,很有能量。 我希望我的店裡可以看到客人的笑容,聽到大家熱情的聊天聲,大家喜歡到這裡聚會聊天。更希望我的生意很好,這樣就可以賺很多很多的錢,幫忙更多沒有錢吃早午餐的人。

秋季的聯想

蔡○涵

圖 / 高一 小涵、文 / 小六 煉獄杏壽郎

一年四季中,我最喜歡的季節就是秋季。在秋季,我最喜歡到外面走走,感受著被大自然包圍的感覺,聽著小鳥哼唱輕快的歌曲,享受涼風輕輕的吹拂,駐足欣賞那些飄落的葉子,這樣心中的煩惱便能一掃而空。

秋季,我最期待中秋節,尤其是中秋連假,因為家人們會聚在一起烤肉、唱歌、跳舞,玩得不亦樂乎,彼此都很親近也很開心。

可惜,因為我們沒有好好愛護地球,造成地球暖化,氣候變得異常,近幾年來,已經快要沒有秋季了。如果少了這個美麗的季節,少了因轉涼而變色的楓葉,就少了濃濃的秋意。

我覺得秋季是不可或缺,它像母親一樣,提醒我們冬天即將來臨,如果沒有秋季的話,這世界會變得怎麼樣呢? 我喜歡秋季,喜歡它為我們創造出美麗的風景,喜歡它帶給我們人情味,更喜歡它帶給我的幸福感。在這一個季節,萬物有了轉換,讓熱鬧的、煩躁的夏季,漸漸轉成緩和的、靜下心來的秋季,而我就是喜歡這樣的轉變。

人生或許是一顆顆的珍珠串連相接

文 / 兒少之家諮商心理師 莊柏宣

遇見

人生中總有那麼一些片刻,不因時光而流逝、歷久彌 新。在工作見習的第三天,一早騎著Ubike到慈馨附近的公園停放,一邊緩步往兒家的方向前進,一邊抬頭看看無雲的天空,反芻這兩天在慈馨家和孩子互動的經歷,突然腦中忽地閃過一條霹靂白線(就像是柯南串起線索時的剎那畫面),心底有種熟悉的溫暖油然而生,那是我好久好久未曾想起,大學某個暑假至寧夏擔任國際志工時陪伴孩子的畫面。

寧夏的孩子,情感清澈透明,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有種敢愛敢恨的特質。他們如一口口的清井,從井口望進便能一眼見底。與他們互動的歷程中,自身情感的表露也受其牽引,那些在生活中習慣戴上的面具,則顯得世俗與多餘,短短的時光卻是心與心彼此共鳴的感動、深刻,延綿至今。

慢步前往兒家的路上,思緒回到現實,是什麼讓自己重新回想起了那好久不見的記憶片段?「或許這就是來自潛意識的sign吧!」我在心裡對自己說。面對今天下午與主任們討論這幾天的歷程整理以及是否繼續進入培訓期,自己心中好像已經有了答案。

徘徊

正式進入這個大家庭,開始與孩子有了更多、更深的互動後,開始面對與思索專任心理師在機構的角色定位。在過去專業訓練中,心理師的服務對象是案主,與案主的晤談和互動遵循著特定諮商架構,兩人的關係存在於一定的時間和空間之中,盡可能保持關係的單純,維持著一定的界「限」;然而在這裡,安置機構是孩子們的家,心理師身為家中的一份子,多的是生活中與孩子們的日常互動,以及生活中帶點療癒互動與對話的「微諮商」,那麼過去所學的諮商架構和界線何在?

很難不衝突對吧!至少對我來說,面對的是過去專業訓練與現在實務現場的衝突與掙扎,以及和孩子互動時的界線拿捏。少了外在時間與空間的界限,就得自行於內在心裡拉出那條線,至於那條線怎麼拉?怎麼彈性地伸縮和移動?似乎就只能依照自己在實務上的經驗不斷地嘗試、修改、嘗試、修改….至今不曾間斷。

再遇見

然而也因為這樣外在實務環境的衝擊,將碩班四年心理師的養成所形塑而出且視之理所當然的框架,打出條細細的裂縫。
那是自己原先認為「心理師的工作應該是什麼樣子?諮商應該是什麼樣子?」的框框,從框上的裂縫一窺而去,望見的是當初自己由生物科技跨入心理諮商這一領域,想要好好陪伴一個人的初衷。
也才回憶起,那時的我並不是想要「成為諮商心理師」才進入輔導與諮商研究所就讀,而是渴望能更貼近一個人的內心,如同當初在寧夏遇見的,那一口口一望見底的清井。

對我來說,諮商不僅僅是於特定時間關起門來的專業助人和療癒工作,而是在生活中貼近孩子內心,陪伴他走一段內在旅程的一種方法。

不忘初心

文 / 課輔志工 傅秋文老師

二十多年前,隨著全球化,國際間的往來更便利且頻繁,能擁有好的英語語言能力,象徵著能有好的前途,學好英文變成了一件重要的事。當時,坊間開始有了一家家的英文補習班,從小學高年級,到國中、高中學生,許多父母在經濟能力許可下將孩子送去補習班,讓孩子們有機會能加強英文語言能力,如同當時耳熟能詳的廣告詞:「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點!」

在雙親相繼離開之後,我開始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安排自己的生活。當時,只有一個單純的念頭:也許有些孩子沒有好的背景來支持他們學好英語,但,他們也應該有機會把英文學好,而我在大學裡讀的是外文系,英語對我來說最駕輕就熟。

記得小時候,我的外公外婆就與慈光圖書館、台中蓮社都有很深的因緣,只因那時我太年輕,不懂得要追隨著老人家。印象中,有跟著外公外婆去念佛一兩次,後來外婆曾有幾次要我開車載她去台中蓮社,而我都是送她到路口就離開。對慈光育幼院的印象,是我的小阿姨曾有一次要我開車載她去見那時候的副院長,雖然在小客廳裡的談話早已記不起來,但當我想要去幫助育幼院的孩子們學英文時,腦海裡浮現的就是「慈光育幼院」。

當時,我拿起電話撥了慈光育幼院的號碼(那時候沒有像現在有「網路」,只能在一本厚厚的黃色電話簿裡查電話號碼或打電話104查詢),至今我仍記憶猶新,電話那頭是詹主任的聲音,我毛遂自薦地說我可以過去幫孩子們課輔英文。

詹主任說:「在這裡,孩子們課業輔導是其次的,更重要的是陪伴。」
我說:「如果有孩子喜歡或想要學好英文,我可以提供幫助。」

過了幾天,一位老師撥了電話給我,說有一個國三的女孩子需要課輔,我心中難掩興奮,太好了!我有學生了。至今,我只記得她的名字叫妮妮。在妮妮之後,我又帶了幾個孩子,有男孩、有女孩、年齡不一,記憶裡,在瑞光街的慈光育幼院,那些稚氣的臉龐,有時候說著純真可愛的話語,即使想不起孩子們的名字,但滿滿快樂的回憶仍在。隔了這麼多年,不知道那些孩子們還記得我嗎?如果有機會大家碰面了,我能認得他們嗎?

「教學相長」是這些年來在教學、課輔英文中的體悟,我在幫助孩子們學好英語時,其實他們也給了我更多的經驗與學習。的確,在教學課輔的過程中,孩子們的反應有時讓我心裡有疑惑、有糾結,語言的學習本來就是一條漫長的路,不求一時之功,只在意能在過程裡一點一滴地累積、充實。我常常回想當初服務的初心,希望用愛心與耐心給予孩子們學習上的幫助與引導,期待我輕鬆的給予,孩子們也能快樂的學習。

創傷知情實踐:攜手創造療癒性社群

蔡○涵

圖 / 高一 小涵、文 / 慈光社區心理諮商所所長 楊顗帆

去年,曾在此分享諮商所和家園的合作,創傷知情觀點(trauma-informed approach)的團體督導模式。在那學習的歷程中,夥伴們回饋不僅在於專業工作上,而是更多回到自己的生命體會中,和自己有所靠近、能給自己空間去沈澱及反思、能夠慈悲地理解和善待自己。這些生命的體會,透過在生活中的主動調節,成為滋養夥伴的能量,而和專業成長相輔相成。

今年,慈光社區心理諮商所善用不同合作的機緣,試著在兒少安置的專業工作中有更多的推廣,因此也想在此分享這年的心得。其一,一定要先提到諮商所每年都會辦理全國兒少安置機構的專業訓練計畫。這是針對兒少安置機構專業服務的訓練,每年的規劃都特別思考兒少安置機構的實務需要去做規劃。
今年課程設計四天「兒少安置機構創傷知情工作坊」,廣邀五位不同領域的講師,結合了諮商心理、澄心聚焦、身體工作於兒少安置機構實務中,是相當難得的一次創新合作的嘗試。

第一天的主軸,協助夥伴們建構許多創傷知情的基本概念,講師胡甄容諮商心理師特別設計團體活動,並運用肢體行動的創意,讓夥伴們在認知的討論及學習之餘,也透過身體姿勢或動作去理解。於是,對於面對創傷壓力的神經系統反應,可以有認知上和身體知覺上的學習。

第二天的焦點要讓這些認知的學習,更進一步進到感受、經驗、身體的體會。國際澄心聚焦培訓師李蔚,帶著夥伴們靜心,一步一步從身體感覺、情緒感受連結到更深層的心理需要;夥伴回饋「突然覺得身心是一個立體的體會」、「當能看見和重新理解身體或情緒的反應,好像就可以想怎麼照顧自己」。第二天下午,齊也身心瑜伽工作,讓夥伴們回到和自己身體接觸的歷程,學習能安靜下來,聽聽身體的聲音。

第三天,多年投入創傷工作的胡美齡諮商心理師接手,以兒童青少年到成人豐富的實務案例,開啟夥伴們對於創傷知情實務的理解。夥伴們更多提出自己在機構實務中所見孩子的狀況,重新理解孩子外顯的情緒行為表現,並且研討如何在生活實務中回應孩子密對創傷的影響、能感受到安全、能建立滋養療癒的關係、能在關係中成長等。

第四天由胡美齡和楊顗帆諮商心理師合作,早上整合創傷知情的架構而成為一個實務工作模式,下午則是回到機構的實務經驗中,看見創傷療癒的基礎來自於生活一點一滴的療癒累積;激勵不同機構的夥伴們成為種子,將此帶回到家園、機構、學校、社區等場域中,透過我們自身的身體力行,拓展友善慈悲的環境復原力,而能接住受傷的孩子,也有能力接住因為服務這些孩子而受傷的夥伴們。

其二,諮商所和台中市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合作,參與兒少保護安置個案創傷知情處遇模式初探計畫,投入於台中市其他安置機構的創傷知情處遇研討。在這經驗中,試圖將這實務運用帶到不同機構的現場,尤其讓第一線生活輔導的夥伴們,能夠重新理解安置兒少面對創傷的影響,並且能在實務中交流如何回應這些孩子受傷所引發的反應,而能創造孩子和工作夥伴都能感受到安全、能有所成長的經驗。甚至邀請學校一起參與個案研討,在討論中共同看見孩子想要體貼人的心意、能有所發揮的優勢;家園、學校和社工可以一起合作的可能性。我們不僅增加了對於孩子成長及生命的理解,也豐富了不同專業網絡的連結;於是,孩子的生命從創傷、問題行為變得立體了,協助孩子面對創傷挑戰的社工或教育系統也從單打獨鬥而變得立體了。

其三,於研討會發表及交流分享實務經驗。特別值得一提,諮商所應邀參與今年12月1日至2日的「109年度兒童及少年安置及教養機構聯繫會報」,這是一年一度全國兒少安置機構大聚會的場合,全國119間政府及民間兒少安置機構的院長或主任、社會及家庭署副署長及科長、長年研究兒少保護專業服務及政策的專家學長代表等與會,共同研討國家兒少保護的政策及創新服務作為,協力促進這些不得不離家生活的孩子的權益。

這次大會安排了創傷知情模式作為創新服務分享,胡美齡、楊顗帆諮商心理師合作,在短短兩小時中,簡要讓所有與會夥伴能理解創傷知情的觀點,並且能透過顗帆機構實務的分享,試著貼近應用於家園中生活日常的互動作為療癒和支持復原的力量。當天分享結束,有夥伴特別分享了她的感動。夥伴在緊急安置中心工作,看到機構工作人員盡心,但也累到不行,根本無暇兼顧如此貼近安置服務對象生命創傷的自己,於是自己也跟著傷痕累累。夥伴感動機構推動創傷知情的用心,有一個長遠目標,在於創造友善、具有療癒能力的環境,能夠支撐著在這環境下生活的人們;看到機構如此的實踐,真心感動著。

我們就算有多麽努力,大概也無法預防任何一個創傷不再發生。然而,我們能透過這些連結,創造一個能夠療癒和支持人的環境,接住受傷的人,讓這些人可以休生養息而發展出自己的復原。如同我們現在的投入,期許整個兒少安置的專業服務體系,能有這樣的環境復原力。此願景,發展社群的療癒能力,也同時創造療癒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