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寶勤勞基金會~大專生工讀計畫

「老師,雅婷老師什麼時候會再回來?」某天午餐時候,孩子詢問著家裡的師長。原來,孩子說的是這學期與 慶寶勤勞基金會 合作「大專生工讀計畫」,每週末陪伴孩子的工讀生老師。

「雅婷老師都會陪我們一起玩!」
「之前我和◎◎吵架的時候,就是雅婷老師協助的!」
「我心情不好的時候,老師都會陪我聊天!」

「一開始面對孩子的情緒,會不知所措,後來透過和機構師長討論,我越來越有方法…」透過工讀的機會,不只學生有所學習,能夠在專業助人工作中累積經驗;機構的孩子也在工讀生的陪伴下,學習與成長,體現用生命陪伴生命的精神!讓我們一同見證,朝陽科技大學社會工作系-解雅婷同學的工讀學習與成長吧!

💕好家在有您,傢俱義賣活動💕

第二次與 RICHOME家昀國際 合作,透過傢俱義賣,將當日義賣所得全數捐贈慈馨兒少之家、少年家園,作為孩子們的生活與教育基金。

更重要的是,透過職前訓練、義賣當天分工,讓家裡的少年們成為銷售人員、宣傳人員、宅配人員,學習職業的能力。

第一年的傢俱義賣,頂著三十度的高溫,孩子們熱情的叫賣與介紹,細心的包裝著每一個已售出的傢俱,仔細地協助傢俱的搬運。

這不只是一場義賣,更是職業的探索與生命的學習!邀請您一同來參與及見證,充滿熱血、溫度與學習的傢俱義賣活動!

📅日期:110年05月22日(星期六)
⏰時間:09:00-16:30
📍地點:台中樂成宮(台中市東區旱溪街48號)

為人實在、熱心服務的劉進南老闆

文 / 編輯小組

與慈馨相識

劉進南老闆從小跟著老師傅學習當木工,已經有30幾年的經驗,不管是系統家具,房屋修繕、裝潢設計、隔熱施工……等,都難不倒他;因他秉持著吃苦耐勞與熱心服務的精神,才能從事這一行業。

劉老闆育有兩男一女,老大30多歲,已經結婚;老二女孩;老么男孩跟劉老闆一起學木工,孩子們都已經獨立。民國97年,劉老闆透過鄰居經營水電業的張經理認識慈馨兒少之家,接觸與認識之後,全家都非常認同慈馨「慈悲濟眾,扶貧幼孤」的精神理念。
因此,日後只要慈馨家園需要木工修繕,劉老闆就會帶其么子前來慈馨做志工,發揮自己的專長。

發願當志工

劉老闆曾在人生事業低谷與身體出狀況時,看到慈濟大愛電視提及關注弱勢、行動環保,志願服務工作等志業,因認同其理念,遂進入慈濟志工隊。此後,劉老闆便利用下班或週休二日時間進行志工服務。如:「醫療志工」,幫助醫護與病人之間溝通。又如:在慈濟會所掃地、拖地、掃廁所,做「福田志工」;在鄰近的環保站做資源回收,做「環保志工」;訪視低收入戶,關懷獨居老人;照顧貧戶及協助低收入戶獎學金、助學貸款申請等等……。

劉老闆表示在他發願當志工幫助別人的同時,自己學習到更多知識與經驗,也認識了一群互助和助人的朋友,他謙虛的說:「當志工受益的其實是自己。」

困頓挫折中的轉變

劉老闆曾經罹患重大疾病「類風濕性關節炎」,關節疼痛腫脹,有時半夜急性發作,像抽筋般抽痛,白天小痛,半夜大痛;嚴重時沒有辦法起床、睡覺和下樓梯,沒有辦法像一般人一樣的工作和生活,造成心理很大壓力和挫折。因此他在佛前發願吃素,並發願病況改善即回饋社會當志工。

現在劉老闆生活、飲食規律,空閒時間就去做志工。劉老闆曾經清晨4:00起床做早課,然後去做志工,晚上做訪視,別人或許覺得這樣的公益服務是很忙很累的,但他覺得是釋放壓力,所以每次做完,心情感到很輕鬆。

以前每3個月要回診抽血看病,最高一次要吃8顆藥,現在已經停藥,不用再回診。劉老闆說:「自己病痛時,家人也無法分擔;那時候會想,不知道是明天先到,還是無常先到。在邊養病邊擔任志工過程,也曾想過是否適合擔任志工?但現在已經養成當志工的習慣,而身體也越來越好,病痛已逐漸減緩。」所以,劉老闆相信只要發願做善事,冥冥之中菩薩會保佑護持,改變自己的命運,身體更健康,事業更順利。

影響最深的人

影響劉老闆最深的有二個女人,一個是母親,另外一位是太太。其母久居鄉下,雖然未曾就學不識字,但常常幫助別人,劉老闆自小受此薰習,也會仿效,默默地為社會付出。劉老闆表示母親教養子女待人處事要實實在在,雖然家裡不富有,但精神層面很知足。而太太患有輕度小兒麻痺,婚後負責家內事務;劉老闆很感恩太太把家裡打理得很穩當,三個子女個性良善,家庭氛圍和諧。劉老闆平日工作忙錄,但注重家庭教育,並以自己身教,帶著子女一起做志工服務;劉老闆認為,施比受更有福,當志工就是幫自己和孩子種福田。

對慈馨孩子的期許

劉老闆很感佩慈馨的老師們,一方面要輔導身心受創的小孩,一方面要教導課業,所做之事都是為了讓孩子走上正軌,這是一條漫長艱辛的歷程。老師們年紀輕輕就要當一群孩子的爸爸、媽媽,真的很不容易;感動老師們用愛心、耐心滋養慈馨孩子們成長。也期許慈馨的孩子修養品德,好好讀書,聽老師的話,時時感恩,長大後有能力,回饋社會,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從生活端看見不平凡

感謝劉老闆長期在慈馨當志工,這麼多年跟著我們陪伴一批批孩子成長。每當新進入慈馨的孩子問起圖書室為何有這麼特別的、好使用的抽屜型書櫃?好奇著圖書室元老級書櫃和桌椅竟有30年的歷史,我們是怎麼做到的?怎麼維護修繕的?除了慈馨師生們妥善使用與愛護外,大家也會提到劉老闆製作書櫃與協助修繕的巧思。所以劉老闆在孩子心裡,是善良親切的志工阿伯、更是厲害的木工大師傅。

不忘初心

文 / 課輔志工 傅秋文老師

二十多年前,隨著全球化,國際間的往來更便利且頻繁,能擁有好的英語語言能力,象徵著能有好的前途,學好英文變成了一件重要的事。當時,坊間開始有了一家家的英文補習班,從小學高年級,到國中、高中學生,許多父母在經濟能力許可下將孩子送去補習班,讓孩子們有機會能加強英文語言能力,如同當時耳熟能詳的廣告詞:「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點!」

在雙親相繼離開之後,我開始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安排自己的生活。當時,只有一個單純的念頭:也許有些孩子沒有好的背景來支持他們學好英語,但,他們也應該有機會把英文學好,而我在大學裡讀的是外文系,英語對我來說最駕輕就熟。

記得小時候,我的外公外婆就與慈光圖書館、台中蓮社都有很深的因緣,只因那時我太年輕,不懂得要追隨著老人家。印象中,有跟著外公外婆去念佛一兩次,後來外婆曾有幾次要我開車載她去台中蓮社,而我都是送她到路口就離開。對慈光育幼院的印象,是我的小阿姨曾有一次要我開車載她去見那時候的副院長,雖然在小客廳裡的談話早已記不起來,但當我想要去幫助育幼院的孩子們學英文時,腦海裡浮現的就是「慈光育幼院」。

當時,我拿起電話撥了慈光育幼院的號碼(那時候沒有像現在有「網路」,只能在一本厚厚的黃色電話簿裡查電話號碼或打電話104查詢),至今我仍記憶猶新,電話那頭是詹主任的聲音,我毛遂自薦地說我可以過去幫孩子們課輔英文。

詹主任說:「在這裡,孩子們課業輔導是其次的,更重要的是陪伴。」
我說:「如果有孩子喜歡或想要學好英文,我可以提供幫助。」

過了幾天,一位老師撥了電話給我,說有一個國三的女孩子需要課輔,我心中難掩興奮,太好了!我有學生了。至今,我只記得她的名字叫妮妮。在妮妮之後,我又帶了幾個孩子,有男孩、有女孩、年齡不一,記憶裡,在瑞光街的慈光育幼院,那些稚氣的臉龐,有時候說著純真可愛的話語,即使想不起孩子們的名字,但滿滿快樂的回憶仍在。隔了這麼多年,不知道那些孩子們還記得我嗎?如果有機會大家碰面了,我能認得他們嗎?

「教學相長」是這些年來在教學、課輔英文中的體悟,我在幫助孩子們學好英語時,其實他們也給了我更多的經驗與學習。的確,在教學課輔的過程中,孩子們的反應有時讓我心裡有疑惑、有糾結,語言的學習本來就是一條漫長的路,不求一時之功,只在意能在過程裡一點一滴地累積、充實。我常常回想當初服務的初心,希望用愛心與耐心給予孩子們學習上的幫助與引導,期待我輕鬆的給予,孩子們也能快樂的學習。

教育不能等

蔡○涵

安置機構的孩子,於就學歷程中,往往處於弱勢,並伴隨學習落後與資源不足之現象。因此,若有課輔志工能給予一對一的陪伴(讀),協助孩子激發學習興趣,提升學習動力,甚至帶領孩子一起面對「課業學習」的困難。

或許,「從教育扎根、翻轉教育」,便能啟動……˙我們竭誠歡迎有意願、有教學經驗的夥伴,可以加入本會課輔志工的行列,陪伴兒童/少年課業學習。

相關志工資訊,可至本會網站-志工園地查詢,
或來電(04)22133300分機103劉社工

倘若愛,是一種行動與付出,清水阿嬤的善行足以印證這句話

「最近囝仔無欠啥米謀?」電話那頭,傳來溫暖又熟悉的聲音,原來是清水阿嬤。

阿嬤從不告訴我們她的姓名和地址,只知道她住在高美,每個月都會打電話來詢問孩子的需求,採買完後,再提著物資,遠從清水搭乘2、3個小時的車前來,從慈光到慈馨,二十多年來從未間斷過。這樣長期的陪伴與支持,即使阿嬤近期因身體不適無法每月前來,心仍掛念著孩子們,這天,清水阿嬤特別請女兒帶她前來慈馨家,看看孩子們有什麼需要。

清水阿嬤每次來話不多,喝杯茶就會匆匆離去,但在她的笑容裡,總是能感受到滿滿的慈祥和溫暖。「清水阿嬤,祝您早日康復」、「阿嬤您要好好休息喔」、「阿嬤快快好起來」,聽到阿嬤近日身體不適,慈馨家的老師與孩子們一起寫了卡片,並念佛為清水阿嬤回向祈福,祝福她早日康復、平安健康,等待阿嬤康復後,一定要再回來看看大家喔!

下午茶時間到~與您分享用心的好味道🥢🥣

小恐龍點心屋的腕龍爸爸,用自家栽種的九層塔,搭配香甜多汁的甜玉米,以及低熱量高蛋白的杏鮑菇,炒香後包進薄透酥脆的餡餅皮中,幻化出美味的塔香玉米餡餅(素食),一口咬下,汁多味美。

即日起至109年12月31日止,訂購10個餡餅,腕龍爸爸就會額外捐一個餡餅給慈馨的孩子,邀請您一起品嘗用心又有愛的好味道喔!💚訂購專線:0913-261985

愛,串起彼此美好的緣分👉👈

「您是邵慈嗎?」「您是傅老師嗎?哇!老師好久不見。」

志工會議這天,曾為師生的兩個人,十多年後偶然在慈馨相遇,陪伴孩子課輔。志工夥伴對慈馨家來說,是重要的家人,對孩子來說,更是陪伴學習成長的良師益友,這學期的志工會議,透過「世界咖啡館」的設計,讓志工們彼此對話交流,創造了許多意想不到的驚喜。

❤️「我是行政志工,在值班接待的過程中讓我感受到世界的美好,原來社會上有許多人願意付出、行善。」
❤️「陪伴孩子的過程,我重新面對了自己過去的傷痛經驗,也讓我重新思考如何教養自己的孩子。」
❤️「我自己的孩子是視障,陪伴慈馨的孩子時,讓我重新學習如何看待孩子的優勢,而不是一直聚焦在孩子的障礙。」

志工夥伴分享著。因為愛,串起了彼此美好的緣份,也因為愛,讓每一段對話、交流,都是如此珍貴而有力量。

我在兒少安置機構的日子

文 / 心理師 莊柏宣 、圖 / 志工 余芝磊

某天下午,接到學校打來的電話,表示孩子午休後已幾次到保健室表示頭暈頭痛,因此希望家長能夠接回、讓孩子回家休息。

在學務處見到他的那一刻,他表情有些驚訝,隨後便對我挑了挑眉。「我原本以為會是機構的總務老師來接我,沒想到是你。」由學務處走出校外的路程中,他說。在機車上隨意和他聊聊,他提到因為沒帶餐盒所以沒吃午餐,而且昨天很晚睡,我一邊回應,一邊在心裡記下他可能頭暈頭痛的原因。

幫他泡了碗自己以前早餐很常吃的阿華田麥片,他嘴裡一邊津津有味地吃著,嘴上一邊嫌棄燕麥一坨坨黏在一起好噁心。「真的死鴨子嘴硬誒~」我心裡邊想邊覺得好笑。「怎麼樣,還不錯吧!我精心特製的料理。」看他吃完後我問道,心想看看他會怎麼回應。「嗯…是還不錯啦!」沒想到平時傲嬌的他那麼快就鬆口。

晚自習時間,他病懨懨地走來教保辦公室,表示自己頭暈頭痛想看醫生。和小家老師討論了一下他的狀態和交接相關訊息後,便帶他出門就診、「順便晃晃」(其實是為了帶他出門散散心、聊聊天)。 上了機車,原先病懨懨的他便變得生龍活虎,看來果然是心病啊~看診結束在回機構的路上,他頭靠在我肩上聊著天,雙手感覺想抱住我,卻又礙於面子而呈現各種不自然的肢體接觸和抱法。回程路上順道買了兩杯飲料,在機構附近的公園裡散步,再盪盪鞦韆、緩一緩,接下來就是「在生活中諮商」的實務應用了。

一剛開始,他對自己前幾天何以凌晨三點還沒睡三緘其口(還是想保持好的形象啊),後來才表示自己是因為寫罰寫才那麼晚還沒睡。聊聊後,發現他的頭暈頭痛似乎都與罰寫和班導有關:頭痛與頭暈的那天下午剛好有班導的課、晚自習頭暈頭痛發作時剛好正在寫罰寫…。罰寫是班導規定考試未達標準的學生,需要罰寫圈選起來的題目,考試分數越低則罰寫的次數越多,而他要罰寫的次數高得嚇人。

「沒辦法,我就是笨,這就是應得的。」雖然他想講得爽朗,但仍感覺得出他的無奈與無力。「我知道你很認真努力地準備,我也看到即使罰寫讓你很煩、很有壓力,你還是熬夜到三點想盡力把它趕完,這是我很佩服你的地方。」我一手搭著他的肩走過公園燈光映照的樹影,一邊和他說。

「嗯……那你今天可以陪我寫罰寫嗎?」他沈默了幾秒後問我。「我可以再給你幾包阿華田一起陪你,你晚上餓的時候可以泡來喝。」我說。

頓時間,突然覺得眼前的他像是一般家庭的孩子,而我則是家裡的哥哥,在陪伴自己的弟弟。在安置機構的團體生活,儘管各方面的條件比孩子的原生家庭好上許多,但相較於一般家庭的孩子,仍然承受了好多好多的辛苦,以及依附與情感關係的限制。

和我單獨相處的他,以及在機構中和我互動的他,像是有著不全然相同個性的雙生子。個性的不全然相同,我想是來自於機構的團體規範生活與團體動力,在這些因素的促發之下,長出另一個為適應如此環境的自己。

23:30,看著播放音樂、寫了五題罰寫便睡著的他,我輕輕搖晃他的肩膀、捏捏他肩膀與脖子的筋絡,嗯…叫不醒。重複了幾次動作之後,他睡眼惺忪地抬起頭,我叮囑他那麼累了就回小家好好睡一覺吧!他朦朧地收拾起自己的書包,慢慢起身,我和他緩步一起走回他的小家,互道晚安。

這是我在兒少安置機構,作為心理師、同時也作為真實的我的一種陪伴。《馨的聲音》

離開那住了15年的「家」,然後呢?

「那住了15年的育幼院,是我的家嗎?倘若是家,為甚麼會有離開的問題?」跨越困難系列講座第三十四場,邀請到和孩子有著相似生命經驗的和順哥哥來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

「我不知道怎麼去恨我的父母親,在我記憶當中,他們不曾出現在我的生命裡,甚至不知道他們長甚麼樣子。」和順哥哥從小因為被不當對待,生命中有三分之二的時間都住在育幼院,直到去年七月離開了那個「家」,必須開始自己扛起生活重擔。

「和順哥哥,你在學校會被欺負嗎?」孩子問。和順哥哥分享:「小學時曾因為育幼院的身分被同學排擠、欺負,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別人解釋,但,我做了不一樣的選擇,就是坦然接受過去的自己,期待我從一位受助者轉化成為一位手心向下的人,即便自立生活有很多辛苦的地方,但我發願想幫助與自己相似背景的孩子們。」

隔日清晨,慈馨家的孩子們準備上學,看見和順哥哥便大喊著「和順老師」、「和順哥」,孩子們的眼神、態度有了些許的轉變,彷彿昨晚的分享,孩子們跟和順哥哥有了「心」的連結,相信這樣的連結已在孩子心中埋下了種子,慢慢發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