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辦人簡介

創辦人

創辦人 李炳南教授
慈光育幼院落成典禮

 

慈光生命記憶  /吳主任省常 主講

慈光育幼院本身的創辦人,以及第一任的董事長,就是 雪公老師, 雪公老師的名諱是什麼呢?他的本名是一個字,現在都稱這個名字是他的字,另外他有個號叫做雪廬,有一本集子,是在他八十歲的時候,大家為了幫他祝壽而出的集子,叫做『雪廬紀念集』,現在蓮社旁邊看到的也是雪廬紀念堂!所以這是他的號。另外,他皈依以後有德明這個法號,在其他的詩,或者是文章、等等的,還可以看到署名叫雪僧,叫雪叟
當時有「蓮社」,後來再成立了一個「慈光圖書館」,這是第二個成立的機構。「慈光圖書館」管的是文化的事業!而蓮社的、慈光圖書館的蓮友其實都差不多,只是說機構不一樣,一個是屬於研究佛法為主的,大家一起共同修行的地方,一個是有一些藏書,供給社會大眾有個去處,可以借書,然後安靜的在那裡閱讀等等,當然當初圖書館的功能,不像我們現在圖書館功能那麼大,但總是圖書館,而後來發生什麼事呢?這個就要追溯歷史了。
民國四十七年八月二十三號那一天,大陸砲轟金門,這就是有名的『八二三砲戰』,在戰爭當中,很多士兵陣亡了!這一些士兵有沒有家庭啊?當然有!他們的家庭、太太,在四十七年那一代,事實上生活是非常困難的,太太要領著幾個孩子,是沒有辦法過活的!而陣亡的戰士也不少。換句話說,因著八二三砲戰造成的孤兒很多,也讓一些蓮友,慈悲為懷、關心社會,這一些慈悲的蓮友,果真跟著 雪公老師學佛差不多十年了,也有這麼一個基本的認識,大家就發動說:我們來辦一個孤兒院吧!蓮友大家都有這個心,這就是一個前面的因緣,也就是一種形勢,形勢造成這個的。於是再隔一年的四月二十五日,就有「慈光育幼院」的第一次籌備會。那為什麼從八月一直到四月,這中間就隔了八個月?原來是為了八二三砲戰,本來有意思要辦一家孤兒院,結果大陸救災總會自己就辦了一個育幼院,已經有了是不是說有了就好?可是大家又想說,我們是不是也來辦一個,那就不一定是收八二三砲戰的孤兒,事實上當時社會的生活都很苦,有一些在街上到處流浪的小孩子,沒有鞋子穿、沒有飯吃,看起來也怪可憐的,所以想還是繼續辦一個好了,在四十八年的四月二十五號,就有第一次的籌備會。
在第一次籌備會就已經有決定,育幼院要收多少人呢?十五到二十個人,這一些孩子怎麼來養呢?那時候都是 雪公老師當主席,他說:「好!那我們就由這幾個董事來認養吧!」所以假使是要收十五個小孩子,就要找十五個董事來認養,假使是某個個人沒那麼多,好!蓮社有很多的念佛班,由念佛班一個班來共同認養一個孩子,然後每個人每個月要交一百五十塊,那時候的一百五十塊,現在恐怕還不止一萬五。有一個插曲,聽說最最最早期的蓮社念佛班「中慧班」是一群女眾,她們都還很年輕,非常的熱心,八二三砲戰之後,聽說三總有人做了,有一些人就說,那我們不必做了,可是這一群女孩子熱心還是存在,她們說:「我們還是辦,反正不收八二三砲戰的孤兒,其他的孤兒也可以收。」 雪公老師就問:「那妳們的能力在哪兒呢?」她們說:「沒有關係,我們可以做假花。」所以他們用手工做很多假花,提著花籃到處賣,這也是叫發心,結果 雪公老師也很感動,所以後來就決定「好!說辦就辦。」還沒有決定之前好好的考慮,決定了以後就是要下手辦,有這麼個小插曲,這是聽老人家講的;而那時候的中慧班,現在幾歲了啊?老的大概有七十幾了。
話說,或是由念佛班來認養,或是由董事來認養,那 雪公老師本身就是個董事,他當時在哪裡上班呢?當時是在孔子奉祀官府,現在已經裁撤掉了,那就得拿自己的薪水出來囉!就這樣子。那時向政府反應的時候,政府說希望你們收五十個, 雪公老師在籌備會議上有一段話:「由董事來認養、由念佛班來認養,按月每個人交一百五十塊,用財力來決定人數。」雖然政府說五十個,可是我們力氣還招募不到五十個人來認養的話,那沒有辦法啊!就這樣決定,用財力來決定人數。這是四月二十五號第一次籌備會。再過四天,就是第一次董事會,在第一次董事會的時候,還沒有決定院長是誰,副院長是誰,到了五月,獲准「試辦」,因為辦事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政府這樣子答覆說:「你們辦看看,辦一年要辦得成,就辦下去;辦不成還可以收兵。」所以在五月的時候獲准試辦。
四十八年的八月,就開第二次的董事會,這時間上差不多差三個多月,開第二次董事會之前,鬧了個大水災,叫「八七水災」,那時候南門橋下面的水,簡直是淹的到處都是,死了很多人!發生水災一定又產生很多孤兒,爸爸死了、媽媽死了,小孩子生活沒有辦法,所以假使說起來,八二三砲戰是一個遠因的話,那麼八七水災就是一個近因,什麼因?觸動我們內心,希望能夠來做育幼這一種工作的這樣的遠因跟近因。除了這些情況之外,其實還有一種,就是棄嬰,小時候被丟到垃圾桶或是丟到哪裡,然後被發現了,不知道爸爸、媽媽是誰的這一種,也有這一些棄嬰的,另外假使說是孤兒,好比說水災被水淹了以後,父母雙亡,或者亡故一方,而孩子本身品學兼優,應該繼續有人照顧他,讓他好好的發揮所長,這一些對辦育幼院是很有意義的。所以四十八年的八月,第二次董事會召開以後,就決定了院長跟副院長,當時整個台灣算起來,公立的不算,私立的育幼院開創者,我們算是在佛教的第一名,佛教的第一家育幼院是我們,所以為善不落人後,講慈悲不能夠只是嘴巴講,真正的去發心、真正的去做。
決定了院長、副院長,還有一件事情是很重要的,是〝土地〞的問題。土地,就要倒推了,大概在大家有心想要辦的那時候,四十八年四月,甚至更前面,就有一位許克綏老居士,他在西區那邊有一塊土地,一百多坪,另外有六棟房子,既然要發動,他就說:「來!來!來!那我提供六棟房子,然後還有一個空地,看看要怎麼蓋,我們就來辦育幼院。」大家在那裡籌劃、籌劃,這時候有另外一位在台中家商當老師的,叫李繡鶯老師,她說:「我有一塊地,在南區。」講起來,這發心還會引發心,怎麼人家說西區,妳就是要南區呢?她說西區那一塊地,周圍的環境很吵雜,環境不好,南區這一邊環境比較好。於是李繡鶯老師她貢獻一百多坪自己家的房子,這一位許老居士就把他西區的土地還有房子都賣了,賣了以後,就緊鄰著李居士要獻出來的土地的周圍,再繼續把它買下來,加起來一共是九百多坪,這就是我們「慈光育幼院」的院址,土地是這樣來的。
當時有土地了,民國四十九年的二月籌建委員會成立,四十九年七月七號就破土,奠基了,五十年的六月一號落成,民國五十年到民國九十年,真正落成四十週年。
雪公老師有沒有樂捐呢?當然有,還第一個認捐,他的做事原則絕對不是勸人家捐,然後自己空著手在那裡搖扇子,他都是第一個跑出來的。他來到台灣以後,一個人,沒有什麼親人,他的錢都用到哪裡去啊?他當時是高收入的,公務員做到九十五歲,而且還是主任祕書,薪水是很多的。除了做主任祕書之外,中興大學當教授;東海大學研究所當教授,薪水很多啊,他薪水到哪裡去?到後來他往生以後結算,也沒有他的房子,他的房子地是政府的,屋殼,只有居住權,後來我們拿他剩下的錢給他的公子,八十萬,不多,那他錢去哪兒了?去參觀他的紀念堂,衣服和鞋子還破了都補洞,想想都很慚愧啊!
「慈光育幼院」第一任的董事長是 雪公老師,在第二次的董事會以後, 雪公老師就辭了他的董事長職務,但是大家覺得說:「您不要當董事長,您就當我們的導師好了。」
雪公老師每個地方都是創辦人,在蓮社,他是第一任社長,在慈光育幼院是第一任董事長,在菩提仁愛之家,他也是創辦人,但是後來他都辭,不愛出鋒頭,出錢出力,不出鋒頭。
可是大家的心裡,還是向著他,所以到後來大家都尊稱他是導師,但是,其實他也常常跟我們說:「實在是不敢當」,我們真正親自接觸了 雪公老師,那一種感動莫名,仰慕啊!有這樣的老師,只慚愧沒有辦法做到像老師這麼好,可是他的事業要幫他顧好,不要讓他變了質。
當時育幼院是怎麼發動的,今天我們是受惠者,精神沒有變,為社會貢獻的能耐的精神沒有變,那過去曾經是這麼刻苦的,甚至有人是親自做花來賣的、要來供養,或者載菜來、載著什麼來,點點滴滴的給院童非常豐盛的,甚至有位鍾先生,他還說「你們要去旅行,我要拿最好的東西給你們,不要說育幼院的孩子就沒有好的吃。」實在是覺得滿慚愧的,可是他就是捨不得,疼別人的孩子,所以他一定會有後福的。
在六十二年,一份董事會的記錄, 雪公老師就講過:「今天育幼院能不能維持得好、有沒有人肯來樂捐,不是跑去外面宣傳、不是在那邊一天到晚跟人家要錢,要以工作成績。」我們工作的人叫做用工作成績來爭取,孩子們就是用行為來爭取,是行為的成績,這個成績不是幾分幾分那個成績,這是表現出來,來證明我們是值得讓你(施主)護持的,對不對?而且這裡面講深了,是有因果的。
我們辦育幼院是有淵源的,打從發起、發動,就有多少人發心,這個發心是一直綿延到現在的,不是憑空的、理所當然的!沒這樣的事!若不是前人的建設,又焉能有我們後來的這一些呢?
再一次看 雪公老師的對蓮社的訓勉裡面,蓮社現在的建築,剛開始不是這樣的,後來重新蓋、改建,落成的時候有一段話,老人家說:「事情的成功,是靠大眾的力量,首先是有長官的領導,其次是有社會各界的愛護,還有蓮友的盡力」,所以 雪公老師就勉勵:既然是大眾同心協力來成就這一些事情的,所以我們那一顆心要感恩,就不是膚膚淺淺的表面看的這一些了,其實也可以這麼說,我們這個育幼院的成立,乃至於一切很好的事業的成立,都是心所成就的,就是發心,心成就的,有錢就出錢,有力就出力;而這個錢跟力的後盾,就是那一顆心發動出來的。
慈光育幼院落成的時候,我們這邊剪綵,是社會處的處長來剪綵,參觀的人有一千多人,算是很踴躍了

創辦人紀念漫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