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年度參訪團體 Ⅳ

感謝這群默默付出的善心大德,透過慰問、關懷,
為慈馨家的孩子們添增了一份溫暖。
如有遺漏  貴單位之照片,敬請見諒。並惠予提供本會相關照片檔案。

107.08.07 新北市新莊區公益推展協會
107.08.03 新北市淡水區青山長青關懷協會
107.07.28 福田功德會
107.07.28 璞實善圓協會、禾田行願協會
107.07.23 新北市淡水區松柏長青會
107.07.08 台中霧峰慈母宮
107.07.06 新北市幸福家園關懷協會

 

茄寶成長歷險記

「哪裡有需要,歡笑就來到;哪裡有需要,服務就來到」台上的慢啼寶貝們,大聲的說著。

這天慈馨的孩子一起見證與欣賞慢啼寶貝們帶來的「茄寶成長歷險記」,從活動前的引導、過程的參與,到結束後的經驗整理。這樣的歷程對慈馨的孩子來說是寶貴的,讓孩子有機會認識不同樣貌的孩子,有機會理解和知道如何給予幫忙。每個人身上都有獨特的光,只是我們有沒有學習欣賞別人的獨特?

活動結束,孩子咚咚咚的跑過來「老師,我們班上有一個小朋友也和他們一樣耶,下次我知道要怎麼關心他、和他當好朋友了!」

謝謝這個獨特的午後,也感謝弘毓基金會十五年來的付出與努力,讓每個孩子都能發現身上的亮點,用生命發光。

107少年作品欣賞

107家童作品欣賞 Ⅲ

籌畫旅行:開啟一段學習與對話的過程

今年「夏之旅」活動,由少年家園的哥哥姐姐、帶著兒少之家的弟弟妹妹,一起籌備與規劃三天兩夜的旅程。

「團隊中每個人都有想法,但每個人都太專注細節,這樣我們永遠討論不完」
討論著「社頂自然公園」這個景點,就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留意安全、討論活動內容、希望景點是有趣的。

「我覺得,辦活動就是這樣,一定有人喜歡也有人不喜歡,但我們無法滿足所有
的人。」
「我們提出問題,並不是否定剛才討論的或是傷害誰,而是希望能夠把細節想得更完整。」
「我們應該選定一個方向,然後再來解決後面的問題。」

透過這樣的對話歷程,落實「做中學」的學習精神,豐厚孩子的自主力與社會力,夏之旅的旅程即將出發,孩子們的學習正在路上。

從「心」出發,翻轉教育的黃淑娟老師

初夏午後,來到育英國中,淑娟老師淡妝微笑地迎接著我們。

從「心」開始,建立關係
在教育現場,淑娟老師用心地開啟與學生的每一段關係,她說每個學生的成長背景不同,所以需要用個別化的教育,也就是「站在學生的角度回應他的需要,協助他成長」。老師堅信「愛,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透過用心陪伴,讓學生感受到被愛護,其生命就可能發生改變。只是,剛開始都充滿挑戰;「有些學生願意接受教導並調整改進;有些則帶著懷疑,測試老師是不是真的關心我;有些則不領情,還會故意唱反調。而那些不願意接受的學生,其實是因為從小的負向經驗。」

行為的背後,都藏著一個「需要」的故事
淑娟老師分享教學過程,數度流淚,因她懂得學生每一個壞的背後,其實都有一顆渴望被愛與貼近的心。
老師曾經帶過一個瘦小卻常和同學吵架的甲生,她用了許多方法,甲生的問題行為仍反覆發生。有次甲生再度犯錯,老師大發雷霆;但事後老師自責不已,還生病一星期。「如果在教育的現場,學生的行為一直沒有改變,那一定是我還沒有找到適合的方式來陪伴他。」老師紅著眼眶說著。因為在校狀況太多,最後家長決定要將甲生轉學。淑娟老師心想「轉換一個環境對甲生是幫忙嗎?如果甲生就是一項課題,那麼一定有我可以學習的地方。」於是,老師努力的與家長溝通,讓甲生繼續留在學校,並悄悄地連結一位「神秘阿姨」,在生活中給予甲生陪伴與關懷。
畢業前夕,老師觀察到,甲生常常穿著一件迷彩外套,心想「這外套應該很有意義。」於是買一件迷彩外套送他當畢業禮物,並親自幫他穿上;甲生開口說:「老師,你可以抱抱我嗎?」這是第一次,甲生主動擁抱老師,並且感動地哭了。原來甲生的母親很早就不在身邊,他所有負向行為的背後,其實是用來掩飾內心對母愛的渴望。

牌沒有好壞,只有願不願意用心打牌
淑娟老師回憶帶班的歷程,形容自己像個後媽,因為好幾次都是從二年級開始帶,「帶班級就像拿一副牌,每次的牌組都有不一樣的挑戰。」最為難的是要重新形塑班級風氣!「曾經帶過全班同學都非常冷漠的班級,他們的家境都不錯,卻不懂得關懷別人和感恩。連說一聲謝謝都不會,把每一個無條件的幫助,都視為理所當然。」
「是課業成績重要?還是品格和品性重要?」淑娟老師思索了許久,默默地作了一個決定,那就是要教出有品格的學生。因為只有好的品格,學生才會懂得感恩、知道孝順、願意回饋並關懷社會。
為了讓這班學生學會「謝謝、感動、感恩」這三個態度,老師透過聯絡簿,讓同學寫下對彼此的欣賞與感謝,接著再由當事人給予回饋。經過一年的時間,漸漸地孩子們學會欣賞與感謝,也懂得表達情感。淑娟老師說:「有的時候,大人沒教,孩子也不會。所以大人如何教育、如何示範的身教,是重要的。」

教育,沒有捷徑,每個生命的成長,都需要經過時間的耕耘
教育要教的是孩子的心,而不是行為。淑娟老師說:「處理事情一定比陪伴孩子容易;用權威或打罵的方式嚇阻孩子,最快;但就像皮球一樣,我們用力的打下去,會反彈多高,我們不知道。」
所以淑娟老師用「愛心」來關懷、用「智慧」來教育、用「身教」來堅持;這樣做,不見得能馬上看到效果,甚至常常需要改變策略。但唯有這樣,生命才有成長的可能。
讓淑娟老師在教育現場堅持32年,是因為陪伴過的學生,都能慢慢的改變與成長;而自己的孩子也給她上了一課。老師說,從前的她很嚴格,覺得自己做的都是為了孩子好,而忽略傾聽、了解孩子的需求,後來孩子變得越來越反抗。這才知道,原來家長認為的「為你好」,有時是給予孩子的壓力。於是淑娟老師開始調整心態,「老師也要懂得道歉,這是最好的身教。」因此,她認真地和自己的孩子道歉,開始學會傾聽,透過自己的轉變,和孩子的關係也開始有了不一樣的變化。他們改變了老師的教育觀點和方式。

用心幫助,就有改造他人生的機會
慈馨家有兩位孩子曾被淑娟老師教過,老師總是在聯絡簿上和孩子有滿滿的對話,有教導、有關懷、也有支持。
對於慈馨,老師有滿滿地欣賞與感動,因為「慈馨的孩子像一面風箏,而慈馨的老師就是那風,默默地提供一股力量讓孩子得以逐漸成長、翱翔天際。」
感佩淑娟老師對學生以及慈馨孩子的用心陪伴,用愛累積孩子生命的能量,進而翻轉孩子的命運。

心落腳的地方

103年暑假,升上小六的小涵成為慈馨家的家人,初次見面,小涵給人的印象就是溫順有禮、有教養。所以,這樣的孩子究竟家裡面發生什麼事情,而讓她來到慈馨家,著實令人疑惑。

爸爸對我很好,只是一旦喝了酒,就會變成一隻大怪物
「爸媽在我上幼稚園時就離婚了,之後我跟著爸爸、奶奶一起生活,媽媽只是偶爾碰面。我有一個比媽媽還疼愛我的奶奶,在我開始有記憶時就照顧我,比媽媽還要像媽媽…」聽著小涵的描述,知道奶奶帶給她一份安定的愛,奶奶對她而言就是她的天地,那爸爸呢?
「我知道爸爸很愛我,但他喝完酒之後就像變了一個人,他的動作會變得很粗暴,連眼神我看了都害怕,每當這個時候,我和阿嬤就會拉緊神經,因為爸爸在下一刻就會像一隻大怪物,準備傷害人。」此時小涵描述面對父親酒後的失態,眼神跟表情卻仍充滿著恐懼和無奈。她表示已不敢再跟父親靠近,也開始質疑父親對她的。
而小涵的爸爸是什麼時候開始喝酒的?
小涵說:「應該是我在幼稚園時生病,醫生說我得了腦血管畸形,必須開刀住院,當時爸爸辭去工作表示要照顧我,就這樣開始,他從兩三天喝一次,到最後幾乎是天天喝。應該是我的身體健康狀況,讓爸爸很煩惱吧!因為開刀後,我的左手及左腳開始不靈活,特別是左手,如果沒有復健,就會慢慢萎縮失去功能。我很擔心自己成為爸爸和奶奶的負擔,所以我很努力做復健工作,但爸爸還是酒喝得很兇。」
「到最後照顧我的工作便落在奶奶身上,我不想因為照顧我而讓奶奶累垮,於是,能做的事我就做,不能做的事我也會先試試看。而奶奶也希望我能堅強些、能獨立些,所以她教導我,不要太常依賴別人,自己做得來的事情就要自己完成。後來,我就把奶奶教我的話放在心上,並提醒自己要照奶奶的話去做。」

我不得不離開家裡,卻一直遷移為什麼小涵會離開自己的家呢?
小涵說:「一次爸爸喝了酒,還騎著機車載我,過程中爸爸一直罵我說沒坐好,但其實我知道是爸爸想找一個出氣筒。爸爸罵到後來索性把機車停下來要打我,我一看不對勁轉身就跑,路上我遇到一個阿姨,她看我驚慌的樣子便問我怎麼了,然後報了警。於是,我和爸爸就被帶到警局問話,之後就有一位社工阿姨說我住在家裡不安全,就把我安置在一個機構。」
那是小涵第一次離開自己的家,因為父親不當的對待,讓小涵有家卻歸不得。在臨時庇護所待了十天的小涵,後續便被安排入住了寄養家庭,在寄養家庭生活兩年,再轉來到慈馨家。

慈馨~會是我安定的地方嗎?
對於轉安置到慈馨,小涵想法如何呢?小涵表示:「當時社工阿姨只給我兩項選擇,一項是換一個寄養家庭,另一項是住在慈馨家,當時我只問了社工阿姨一句話,哪個地方離我的家比較近?離奶奶比較近?後來我便來到了慈馨家。」接著小涵又說:「慈馨這個地方好特別,會安排讓我參觀家園,這次參觀讓我覺得我的感受好像被重視了。」
原來,一直以來的遷移,雖然都是為了讓小涵有更好的的生活處所,但因為年紀小,沒有人詢問她的真正感受,就為她做決定與安排了。因此小涵在感受上是受迫的,迫於父親的狀況,迫於自己身體的狀況,而懂事的小涵只能選擇妥協。
來到慈馨後,新生活多久才適應呢?小涵回答:「我一下子就適應了!」是什麼原因讓小涵適應得這麼快?小涵說:「我覺得住在這邊的孩子好幸福,有自己的衣櫃、床鋪、書桌…,最重要的,是這邊的老師們會給我們孩子很多的陪伴和鼓勵。
我還記得剛來到慈馨家,有位老師問我以前有沒有學過才藝,我便秀了一段之前國小社團學到的扇子功,我知道我表現得沒有很好,但老師和室友們給我的掌聲與回應,讓我好有成就感;有老師看我因為賣力的表演而流汗,就馬上為我遞上衛生紙,讓我好感動。從那天起,我就感覺住在慈馨將會和其他地方不一樣。」

陪伴的歷程是愛的流動
「還有一個特別,就是慈馨家給我的陪伴,開始時感覺跟奶奶給我的很像,但後來發現很不一樣!」詢問小涵,那個不一樣是什麼?小涵想了想才說:「我知道奶奶給我很多愛,但生活中種種事情持續發生著,所以我和奶奶彼此心裡不斷累積很多壓力,到後來連開心的事情,我都不覺得開心了。那時我的心頭就像是被一塊大石頭壓住,無法放鬆,對我來說,奶奶對我的好,對我的愛,都讓我覺得我連累她了,那樣的愛變得有很多雜質。但慈馨這邊給我的關心、愛與陪伴,我覺得就很單純,讓我覺得沒有壓力,讓我可以安心的待在這邊,好好生活與學習。」原來小涵看得懂大人生活的辛苦,早就默默在心裡承擔起守護奶奶的責任,直到來到慈馨家,她才學習著放下這個心裡的重擔,而老師們的傾聽與陪伴,讓小涵重新擁有那份屬於孩子的幸福。
知道自身健康狀態,所以我比別人更努力小涵繼續分享著:「還沒來慈馨家之前,
最大的擔心,就是自己的步調跟不上大家,也常常將奶奶叮嚀我『能自己做的,就不要依賴別人』的話放心上,所以凡事我都會提前幾十分鐘做準備,因為我怕我自己的慢會影響到大家。」
「後來老師發現我在生活上一直處於很急、很趕的狀態,要我慢下來,這時我才知道自己生活得很緊張,這是我第一次被別人說我很趕,我覺得超驚訝的!因為我完全沒有發覺啊!以前我就用同樣的做事方式,但從來沒有其他人提醒,所以我以為是我的努力不夠,就一直更趕,久而久之我也覺得本來就該如此,所以當慈馨家老師這樣跟我說時,我真的很驚訝,原來不是我努力不夠,而是我的努力沒有被看見,沒有人了解啊。」
懂事的小涵因手腳不便使力,培養出什麼事情都提前準備的好習慣,但願意這樣做的歷程與想法,卻沒有被了解被珍惜,直到她聽到老師勸她可以慢下來,她才釋然奶奶的叮嚀,才願意放慢腳步,重新學習找回屬於自己的步調。

感謝身體的不便,讓我感受人情冷暖
小涵未曾抱怨自己罹患腦血管畸型,反而因為它的存在,讓她比別人有更多人情冷暖的體驗。她說:「我記得小五的時候,因為剛轉換班級,班導師很擔心我的身體狀況被班上同學排擠,當下便昭告全班同學要關照我,而且警告同學不准欺負我,結果班導這番話並沒有幫到我,還引起同學對我的反感,認為是班導偏心,所以才會指名幫忙我。幸好,我本來就是不依賴,就是自己來的人,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努力,同學終於慢慢接受我了。這次的經驗,再次證明奶奶說的話,自己能做的事情自己做,不要依賴別人。」
「其實生活中看見我身體狀況的人,幫忙我比取笑我的還要多,但因為我覺得很多事情我都想自己先嘗試看看,所以即使有人開口說願意幫忙我,也會被我拒絕。
在慈馨家,也遇過想幫忙我的人,但特別的是,當我拒絕,大家還是會在旁等我,確定我是不是真的做得來,才會離開;如果我做不來,大家便再一次的提出要幫助我的訊息。對於慈馨家人一再協助的善意,我很感動,因為有時我真的是不想麻煩別人,只好逞強做事,而慈馨家人的互相關懷與尊重,教會我需要幫忙時,一定要練習開口。』

現在的我,進步好多
來到慈馨家快兩年的時間,我覺得我的能力進步好多,手腳因為老師積極陪我復健,變得更有力,現在我可以做難度更高的家務事,甚至搬運更重的東西,謝謝老師們對我的身體健康加強照顧,也謝謝老師們讓我嘗試各種可能與機會。此外,我也學習了「施與受一樣重要」,我能幫忙照顧弟妹,也能接受別人的幫忙。現在的我,好想告訴大家,我跟大家沒有什麼不同;若有不同,那便是我比別人更努力,更積極學習,所以我的能力愈來愈好,也讓認識我的人刮目相看!

溫馨日一日遊

家,是心落腳的地方
「我知道,我有愛我的家人,但來到慈馨家我得到了更多像家人的家人,我當然還是會想念我的奶奶,但我知道我在慈馨家這邊,奶奶會更安心,另外,我一直很敬佩老師們可以像奶奶一樣陪著我那麼長的時間,難道這邊的老師沒有自己的家人要陪嗎?」這天,小涵提出疑惑…
慈馨老師回應小涵:「就跟小涵一樣呀!這邊的老師也有自己的家人,也有自己原來的家,但慈馨家對老師而言是他們第二個家,大家的關係就如小涵說的,像是家人的家人,不論將來是否仍住在慈馨家或是在慈馨家工作,都是一輩子的家人。」
聽完老師的話,小涵滿足的笑著,或許在慈馨家我們只是陪伴小涵生命的過客,而這個做一輩子家人的承諾,對一個小小生命而言,卻是一個讓心有落腳之處的美好諾言。


註:此篇為本家家童真實的生命故事,選自本家教養書「馨光:點亮孩子的未來道路」。期盼透過文章,讀者對疏忽照顧兒童、弱勢家庭、高風險家庭有更多的關切與了解。

馨光:點亮孩子的未來道路

有效的全人教養模式!「零體罰、為自己行為負責、培養獨立自主」,慈馨兒少之家做得到,你家一定也做得到!

◎慈馨兒少之家收容了三歲到十八歲家庭失功能的兒童及少年,經過多年的歷練與修正,總結出有效的全人教養模式。
◎用一個個真實案例建構生活情境,呈現孩子們成長過程中遭遇的種種問題,適時導入教養方針,給予讀者最真摯的建議。

關於孩子的照顧與管教
在慈馨家,我們這樣做

慈馨兒少之家採取「以家童為中心的家庭經營服務模式」,尊重每個孩子都是獨立的個體,依照孩子們個別的需求給予適當的陪伴與協助,得到的諸多經驗同樣適用於一般家庭,值得參考與借鑑。

用說謊、冷漠、憤怒武裝自己;
因叛逆、彆扭產生種種衝突;
對未來感到迷惘,咬牙往前探索……
從小到大,成長總是面臨種種挑戰,需要師長的陪伴與指引。
而大人們也需要不斷學習與調整,方能自如處理親子課題。

慈馨兒少之家為面臨人生難關的孩子們量身制定方案,
以輔導代替懲罰的方式陪伴他們完成階段性成長。
從一個個真實故事中瞭解教養的真諦,
在不同的生活情境裡看見內心的需求,
讓溫暖的馨光照耀孩子們未來的道路!

改變我的四個人

小五 滄龍

我是在家暴中長大的孩子,所以對別人的言行都有戒心,直到二年級有一個朋友幫我、教我、陪我,讓我不再覺得每個人都很可怕。可是,幾個月以後,他轉學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後來,導師發現了,發現我下課一個人,放學一個人,連玩遊戲也一個人,老師心想我怎麼了,為什麼我和別人不一樣,不和大家一起玩和聊天,默默當起獨行俠?
於是,老師開導我,叫我學習忘掉過去,學習包容與原諒,教我如何放下戒心。
在家裡〈慈馨家〉也有老師教我如何培養友情和建立人際關係,還有一位姐姐教我控制情緒,她說:「滄龍你的生氣一出來,就會把你的形象減一分。」她又說:「你如果想要當大家眼中愛生氣的滄龍,就請一直生氣下去,但這樣做會越來越沒有人想接近你。你也可以成為一個好寶寶,讓更多的人接近你,你自己決定吧!」我想了想,但不知道如何回答。

孩子們與老師討論中的互動

現在,我決定了,要成為一個人見人愛的滄龍,我要脫胎換骨,成為另一個我。
謝謝這四個幫助我的人,讓我從一個有戒心的人,成為一個願意改變、願意交朋友的人。

我的好習慣和壞習慣

國二 Mi Li

人一生中的習慣,都在冥冥之中養成,有些是好的,有些是壞的。就像腸胃裡,有些是好菌,可以幫助消化蠕動;有些則是壞菌,讓人身體不舒服或生病。
對我來說,習慣代表著一個人的素質,而且能夠將好習慣發揮出來,將壞習慣調整過來,才是最值得欣賞的事。老師總是告訴我,我是一個有想法的孩子,要好好的善用它,所以當別人問我如何面對他們所遇到的困難時,我總是很願意的與他們分享我的想法,告訴他們哪樣做或許會更好。也因為這樣,我有聆聽別人說話的好習慣,也有找師長聊天,跟不同的人交換想法的好習慣,而這些習慣讓我擁有更多元的思考角度。
但是,每次遇到衝突場景需要溝通時,我總是會畏縮,因為我的心裡有太多的擔心、害怕與不安,這是我的壞習慣。因為對於整件事情,我很有想法,但是卻不知道如何開口,即使覺得委屈,我也選擇不說,只會告訴身旁的好朋友或老師。但再怎麼有想法,我在當事人面前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總是別人先開口了,我才會說出我的想法,如果別人不說不問我就沉默。
因此,這個壞習慣常令當事人覺得,我為什麼都不先說出口,而自己則是換來一肚子委屈。
說出自己好與不好,才發現兩種情況碰撞在一起,就會形成互補。拿我自己來說,很有想法很棒,但是無法善用於溝通上面,想法這個優點就變成沒用的東西;有想法,但自己卻畏縮溝通,如果一直如此不去改變,拿什麼去跟別人說:「我做的努力夠多了,為什麼你們說我不願面對與溝通?」因為…沒有意願要啟動改變的自己,是沒資格說這句話的。
要改變習慣真的很難,但現在我正在努力,因為我知道改變是一天天累積而來的。我告訴自己,改變或許沒有我想像的這麼複雜,其實改變的另類說法就是「成長」,只要自己有那個意願,當下的心境就在改變了,當下的心中就播下了一顆成長的種子,更多的改變,就會讓種子發芽成長。
所以我學習著用好的習慣來改造壞的習慣,然後讓兩者變成完美的總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