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雙手敲打出生命的樂章🥁

木箱鼓課程,是由家裡的少年們自發性發起的課程,邀請到 Mr.One Cajon創辦人小萬老師及庭妤老師,帶領少年們用雙手擊出歌曲的節奏,在忽快忽慢、忽輕忽重的過程中,表達出樂曲和內心的情緒。

有少年打到滿手通紅直呼「真的是太有趣了,超過癮的!」
也有少女因為跟不上節奏,而難過的掉下眼淚。
「慢慢來,我教你!」在一旁的少女拍拍她的肩膀說。
「沒關係啦,我也都不會,都一直打錯拍子!我們一起慢慢學習吧!」
坐在遠處的少女認真的說著。

透過木箱鼓的課程,除了讓少年們可以抒發情緒,促進肢體協調外,也看見了少年們的互助與團隊合作。

💙感謝 鎮天慈善功德會、 財團法人鑫茂教育基金會 的支持,讓少年們用雙手打出自己的生命樂章。

「離開育幼院,要怎麼養活自己?」他爬上5樓險輕生!一通電話救了他、更成就一位年輕大廚

「小潞屋」是1年多前老闆志偉與老婆一手打造的夢想,但甜蜜溫馨的小餐館背後,誰也想不到他是如何克服坎坷身世、耗費了多少心血才走到今天這一步…

28歲的「小潞屋」老闆志偉,高大挺拔、個性爽朗樂天,很難想像他是在育幼院長大的孩子。

志偉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離異,母親帶著他與舅舅、舅媽同住,然而,母親與舅舅、舅媽有精神上的疾病而無法給予充足的關愛與照顧,小時候的印象中,他累了就睡在門檻邊,隔壁鄰居看到他總是黑黑髒髒的,有時不忍心就會幫他洗澡,或給他一些東西吃。

6歲時,志偉被送到慈光育幼院(慈馨兒少之家的前身),當時的他懵懂無知,覺得到育幼院住有東西吃、有棉被蓋就好滿足!然而,住了幾天後,他開始不適應,團體生活什麼都要自己來,要練習洗衣服、洗碗,到新的學校要認識新同學,小小的腦袋卻裝了複雜的思緒:為什麼我被送到這裡來?我媽媽呢?我該要怎麼告訴同學我住在育幼院?

「離開育幼院,我要怎麼養活自己、養活家人?」

有一天,開平餐飲學校的大哥哥大姐姐來到育幼院義煮餐點給孩子吃,當時國小的志偉主動到廚房幫忙,小小身影跟在大哥哥大姐姐身旁,看著他們像變魔術般把食材變成好看又美味的餐點,從此點燃了志偉對烹飪的興趣。

從那時候開始,志偉只要有空就會主動育幼院的廚房幫忙搬米、洗菜、切菜,什麼都難不倒他,更受到許多老師的稱讚。

育幼院的老師看到志偉對烹飪的興趣與天分,幫他找了一間早餐店,國中開始志偉每天凌晨4點多就要起床,騎著腳踏車到早餐店打工,雖然辛苦,但他知道要有一技之長,長大後才能養活自己,照顧生病的家人。

其實,在安置機構的孩子,每天都在想,以後離開這裡,要如何養活自己,甚至要照顧原生家庭的親人。因此,越長大心裡就越加沈重…

大學時,志偉就讀遠東科技大學餐飲管理系,大一暑假當同學們還在享受大學生活時,他便開始思考著畢業後的生涯規劃,並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放棄他最愛的餐飲科,休學一年準備消防員的考試!因為他知道,他是家人的後盾,公職是最安全的選擇。

 

一通電話,救回一個迷惘少年、更成就一位年輕大廚

然而,他並沒有考上。大三那年,志偉再度遇到瓶頸。即將畢業的他對未來感到茫然,一度爬上學校的五樓高牆想要輕生,在最無助脆弱的時候,他想起了在慈馨兒少之家長期陪伴他的貴傑老師,便撥了電話。志偉現在回想起來,也認為那通電話是他的人生轉捩點:「當時貴傑老師沒特別說什麼,只是耐心地聽我訴說內心的無助,我便感到安心,然後我又有了力量。」原來,在志偉的生命裡,雖然親人不能隨時陪伴在身邊,但慈馨兒少之家的師長就如同家人般,當有需要的時候可以給予最溫暖的支持,而他始終也沒有忘記他曾放棄的餐飲夢。

大學畢業後,志偉自立離院,為了挣一口飯吃,他曾做過業務員、不鏽鋼工廠的工人。而這些跟餐飲毫無關係的工作,竟然成為他一圓開店夢想的契機:「在念書的時候,認識了一位在台南知名餐廳-伊甸風味館的老闆獻哥,他教會我許多開店的方法,此外,因為我做過焊接,所以店裡面的裝潢設計都是由我一手包辦。」

總是在背後默默支持、陪伴志偉的還有他的老婆珮愉:「一開始就知道他身上什麼都沒有,但沒關係,我們可以一起努力!」

創業初期不如預期的順利,才開店不到3個月,就因為店面承租糾紛而暫停營業。但他不認輸,在老婆的陪伴下一起尋找新址,去年4月重新出發,志偉說:「從小在慈馨兒少之家老師的陪伴過程中,我學習到如何在錯誤中學習,遇到問題就尋求方法解決,就如同餐廳的名字小潞屋(A Dream Road),在小小的道路上也能夠完成我大大的夢想!」

楊光宗主廚親臨小潞屋,與志偉及妻子合影。

 

事業已經步上軌道的小潞屋,對餐點非常講究,每天由志偉的岳父從牧場直送新鮮食材。此外,志偉也特別向以前實習的餐廳主廚、也是今年三月獲得台北米其林一星的主廚楊光宗請益,用20多種新鮮蔬果精心熬製的湯頭,就如同這一路上得到許多人的幫助,他也希望可以透過食物溫暖每一位顧客的心。

楊光宗主廚特別讚賞志偉做事的態度:「這個孩子很不一樣,他比同年齡的孩子成熟許多,對於食材調配一有想法,就會主動找我討論,今年四月我也特別造訪小潞屋品嘗他努力的成果。」

小潞屋餐廳至今已開業一年多,志偉對於從小陪伴、養育他長大的慈馨兒少之家充滿無盡的感恩,只要有機會他就會回來看看弟弟妹妹,分享他的人生經驗,並不定期捐款、煮早餐給弟弟妹妹吃,慈馨兒少之家的執行長詹前柏表示:「善的種子在育幼院孩子的心中發芽,對我們來說就是最珍貴的禮物和回饋。」

文/慈馨兒少之家  劉彥芸社工師

責任編輯/風傳媒  陳憶慈

107少年作品欣賞

籌畫旅行:開啟一段學習與對話的過程

今年「夏之旅」活動,由少年家園的哥哥姐姐、帶著兒少之家的弟弟妹妹,一起籌備與規劃三天兩夜的旅程。

「團隊中每個人都有想法,但每個人都太專注細節,這樣我們永遠討論不完」
討論著「社頂自然公園」這個景點,就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留意安全、討論活動內容、希望景點是有趣的。

「我覺得,辦活動就是這樣,一定有人喜歡也有人不喜歡,但我們無法滿足所有
的人。」
「我們提出問題,並不是否定剛才討論的或是傷害誰,而是希望能夠把細節想得更完整。」
「我們應該選定一個方向,然後再來解決後面的問題。」

透過這樣的對話歷程,落實「做中學」的學習精神,豐厚孩子的自主力與社會力,夏之旅的旅程即將出發,孩子們的學習正在路上。

心落腳的地方

103年暑假,升上小六的小涵成為慈馨家的家人,初次見面,小涵給人的印象就是溫順有禮、有教養。所以,這樣的孩子究竟家裡面發生什麼事情,而讓她來到慈馨家,著實令人疑惑。

爸爸對我很好,只是一旦喝了酒,就會變成一隻大怪物
「爸媽在我上幼稚園時就離婚了,之後我跟著爸爸、奶奶一起生活,媽媽只是偶爾碰面。我有一個比媽媽還疼愛我的奶奶,在我開始有記憶時就照顧我,比媽媽還要像媽媽…」聽著小涵的描述,知道奶奶帶給她一份安定的愛,奶奶對她而言就是她的天地,那爸爸呢?
「我知道爸爸很愛我,但他喝完酒之後就像變了一個人,他的動作會變得很粗暴,連眼神我看了都害怕,每當這個時候,我和阿嬤就會拉緊神經,因為爸爸在下一刻就會像一隻大怪物,準備傷害人。」此時小涵描述面對父親酒後的失態,眼神跟表情卻仍充滿著恐懼和無奈。她表示已不敢再跟父親靠近,也開始質疑父親對她的。
而小涵的爸爸是什麼時候開始喝酒的?
小涵說:「應該是我在幼稚園時生病,醫生說我得了腦血管畸形,必須開刀住院,當時爸爸辭去工作表示要照顧我,就這樣開始,他從兩三天喝一次,到最後幾乎是天天喝。應該是我的身體健康狀況,讓爸爸很煩惱吧!因為開刀後,我的左手及左腳開始不靈活,特別是左手,如果沒有復健,就會慢慢萎縮失去功能。我很擔心自己成為爸爸和奶奶的負擔,所以我很努力做復健工作,但爸爸還是酒喝得很兇。」
「到最後照顧我的工作便落在奶奶身上,我不想因為照顧我而讓奶奶累垮,於是,能做的事我就做,不能做的事我也會先試試看。而奶奶也希望我能堅強些、能獨立些,所以她教導我,不要太常依賴別人,自己做得來的事情就要自己完成。後來,我就把奶奶教我的話放在心上,並提醒自己要照奶奶的話去做。」

我不得不離開家裡,卻一直遷移為什麼小涵會離開自己的家呢?
小涵說:「一次爸爸喝了酒,還騎著機車載我,過程中爸爸一直罵我說沒坐好,但其實我知道是爸爸想找一個出氣筒。爸爸罵到後來索性把機車停下來要打我,我一看不對勁轉身就跑,路上我遇到一個阿姨,她看我驚慌的樣子便問我怎麼了,然後報了警。於是,我和爸爸就被帶到警局問話,之後就有一位社工阿姨說我住在家裡不安全,就把我安置在一個機構。」
那是小涵第一次離開自己的家,因為父親不當的對待,讓小涵有家卻歸不得。在臨時庇護所待了十天的小涵,後續便被安排入住了寄養家庭,在寄養家庭生活兩年,再轉來到慈馨家。

慈馨~會是我安定的地方嗎?
對於轉安置到慈馨,小涵想法如何呢?小涵表示:「當時社工阿姨只給我兩項選擇,一項是換一個寄養家庭,另一項是住在慈馨家,當時我只問了社工阿姨一句話,哪個地方離我的家比較近?離奶奶比較近?後來我便來到了慈馨家。」接著小涵又說:「慈馨這個地方好特別,會安排讓我參觀家園,這次參觀讓我覺得我的感受好像被重視了。」
原來,一直以來的遷移,雖然都是為了讓小涵有更好的的生活處所,但因為年紀小,沒有人詢問她的真正感受,就為她做決定與安排了。因此小涵在感受上是受迫的,迫於父親的狀況,迫於自己身體的狀況,而懂事的小涵只能選擇妥協。
來到慈馨後,新生活多久才適應呢?小涵回答:「我一下子就適應了!」是什麼原因讓小涵適應得這麼快?小涵說:「我覺得住在這邊的孩子好幸福,有自己的衣櫃、床鋪、書桌…,最重要的,是這邊的老師們會給我們孩子很多的陪伴和鼓勵。
我還記得剛來到慈馨家,有位老師問我以前有沒有學過才藝,我便秀了一段之前國小社團學到的扇子功,我知道我表現得沒有很好,但老師和室友們給我的掌聲與回應,讓我好有成就感;有老師看我因為賣力的表演而流汗,就馬上為我遞上衛生紙,讓我好感動。從那天起,我就感覺住在慈馨將會和其他地方不一樣。」

陪伴的歷程是愛的流動
「還有一個特別,就是慈馨家給我的陪伴,開始時感覺跟奶奶給我的很像,但後來發現很不一樣!」詢問小涵,那個不一樣是什麼?小涵想了想才說:「我知道奶奶給我很多愛,但生活中種種事情持續發生著,所以我和奶奶彼此心裡不斷累積很多壓力,到後來連開心的事情,我都不覺得開心了。那時我的心頭就像是被一塊大石頭壓住,無法放鬆,對我來說,奶奶對我的好,對我的愛,都讓我覺得我連累她了,那樣的愛變得有很多雜質。但慈馨這邊給我的關心、愛與陪伴,我覺得就很單純,讓我覺得沒有壓力,讓我可以安心的待在這邊,好好生活與學習。」原來小涵看得懂大人生活的辛苦,早就默默在心裡承擔起守護奶奶的責任,直到來到慈馨家,她才學習著放下這個心裡的重擔,而老師們的傾聽與陪伴,讓小涵重新擁有那份屬於孩子的幸福。
知道自身健康狀態,所以我比別人更努力小涵繼續分享著:「還沒來慈馨家之前,
最大的擔心,就是自己的步調跟不上大家,也常常將奶奶叮嚀我『能自己做的,就不要依賴別人』的話放心上,所以凡事我都會提前幾十分鐘做準備,因為我怕我自己的慢會影響到大家。」
「後來老師發現我在生活上一直處於很急、很趕的狀態,要我慢下來,這時我才知道自己生活得很緊張,這是我第一次被別人說我很趕,我覺得超驚訝的!因為我完全沒有發覺啊!以前我就用同樣的做事方式,但從來沒有其他人提醒,所以我以為是我的努力不夠,就一直更趕,久而久之我也覺得本來就該如此,所以當慈馨家老師這樣跟我說時,我真的很驚訝,原來不是我努力不夠,而是我的努力沒有被看見,沒有人了解啊。」
懂事的小涵因手腳不便使力,培養出什麼事情都提前準備的好習慣,但願意這樣做的歷程與想法,卻沒有被了解被珍惜,直到她聽到老師勸她可以慢下來,她才釋然奶奶的叮嚀,才願意放慢腳步,重新學習找回屬於自己的步調。

感謝身體的不便,讓我感受人情冷暖
小涵未曾抱怨自己罹患腦血管畸型,反而因為它的存在,讓她比別人有更多人情冷暖的體驗。她說:「我記得小五的時候,因為剛轉換班級,班導師很擔心我的身體狀況被班上同學排擠,當下便昭告全班同學要關照我,而且警告同學不准欺負我,結果班導這番話並沒有幫到我,還引起同學對我的反感,認為是班導偏心,所以才會指名幫忙我。幸好,我本來就是不依賴,就是自己來的人,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努力,同學終於慢慢接受我了。這次的經驗,再次證明奶奶說的話,自己能做的事情自己做,不要依賴別人。」
「其實生活中看見我身體狀況的人,幫忙我比取笑我的還要多,但因為我覺得很多事情我都想自己先嘗試看看,所以即使有人開口說願意幫忙我,也會被我拒絕。
在慈馨家,也遇過想幫忙我的人,但特別的是,當我拒絕,大家還是會在旁等我,確定我是不是真的做得來,才會離開;如果我做不來,大家便再一次的提出要幫助我的訊息。對於慈馨家人一再協助的善意,我很感動,因為有時我真的是不想麻煩別人,只好逞強做事,而慈馨家人的互相關懷與尊重,教會我需要幫忙時,一定要練習開口。』

現在的我,進步好多
來到慈馨家快兩年的時間,我覺得我的能力進步好多,手腳因為老師積極陪我復健,變得更有力,現在我可以做難度更高的家務事,甚至搬運更重的東西,謝謝老師們對我的身體健康加強照顧,也謝謝老師們讓我嘗試各種可能與機會。此外,我也學習了「施與受一樣重要」,我能幫忙照顧弟妹,也能接受別人的幫忙。現在的我,好想告訴大家,我跟大家沒有什麼不同;若有不同,那便是我比別人更努力,更積極學習,所以我的能力愈來愈好,也讓認識我的人刮目相看!

溫馨日一日遊

家,是心落腳的地方
「我知道,我有愛我的家人,但來到慈馨家我得到了更多像家人的家人,我當然還是會想念我的奶奶,但我知道我在慈馨家這邊,奶奶會更安心,另外,我一直很敬佩老師們可以像奶奶一樣陪著我那麼長的時間,難道這邊的老師沒有自己的家人要陪嗎?」這天,小涵提出疑惑…
慈馨老師回應小涵:「就跟小涵一樣呀!這邊的老師也有自己的家人,也有自己原來的家,但慈馨家對老師而言是他們第二個家,大家的關係就如小涵說的,像是家人的家人,不論將來是否仍住在慈馨家或是在慈馨家工作,都是一輩子的家人。」
聽完老師的話,小涵滿足的笑著,或許在慈馨家我們只是陪伴小涵生命的過客,而這個做一輩子家人的承諾,對一個小小生命而言,卻是一個讓心有落腳之處的美好諾言。


註:此篇為本家家童真實的生命故事,選自本家教養書「馨光:點亮孩子的未來道路」。期盼透過文章,讀者對疏忽照顧兒童、弱勢家庭、高風險家庭有更多的關切與了解。

馨光:點亮孩子的未來道路

有效的全人教養模式!「零體罰、為自己行為負責、培養獨立自主」,慈馨兒少之家做得到,你家一定也做得到!

◎慈馨兒少之家收容了三歲到十八歲家庭失功能的兒童及少年,經過多年的歷練與修正,總結出有效的全人教養模式。
◎用一個個真實案例建構生活情境,呈現孩子們成長過程中遭遇的種種問題,適時導入教養方針,給予讀者最真摯的建議。

關於孩子的照顧與管教
在慈馨家,我們這樣做

慈馨兒少之家採取「以家童為中心的家庭經營服務模式」,尊重每個孩子都是獨立的個體,依照孩子們個別的需求給予適當的陪伴與協助,得到的諸多經驗同樣適用於一般家庭,值得參考與借鑑。

用說謊、冷漠、憤怒武裝自己;
因叛逆、彆扭產生種種衝突;
對未來感到迷惘,咬牙往前探索……
從小到大,成長總是面臨種種挑戰,需要師長的陪伴與指引。
而大人們也需要不斷學習與調整,方能自如處理親子課題。

慈馨兒少之家為面臨人生難關的孩子們量身制定方案,
以輔導代替懲罰的方式陪伴他們完成階段性成長。
從一個個真實故事中瞭解教養的真諦,
在不同的生活情境裡看見內心的需求,
讓溫暖的馨光照耀孩子們未來的道路!

偏見

高二 Jen

在小學的時候,因為住「育幼院」這件事,我經常被欺負,而且受到學校同學的排擠、攻擊,常常有人會跟我說:「妳就是壞小孩,所以妳的家人不要妳」…之類傷人的話。
經歷這件事之後,我可以了解黑人被白人排擠、歧視的痛苦。其實,我不懂為什麼因為膚色、身分、族群、貧窮的差異,就得承受某些人自以為是的歧視、霸凌,這令我無法理解?或許這就是「偏見」吧!
因為偏見讓人只接受利於自己的看法和想法,它是一種把自己位在高處看別人的驕傲感,它可能來自家庭觀念,也可能是教育環境或生活環境所導致的。
曾經聽過這故事,有個歧視黑人的老先生,當他失去雙眼看不見,只能接受他人幫忙時,陪伴在他身邊,一直幫助他的人竟是黑人,老先生得知此事後,對黑人的偏見就慢慢的消失了。我想,當你雙眼無法再看到任何人事物,此時,最無助的你,最能感受到是哪些人肯來協助你吧;若你知道幫助你的人是那些你曾經討厭、歧視的人,你應該是很震憾吧!

哥哥教弟弟跆拳道的拳法

其實,很多助人者,也是從無助失落的困境中走出來的,因此他清楚也了解受助者當下的心情與感受。所以,人的偏見其實就只是一種可能性的假設,可能你是暫時的優勢,暫時的站在金字塔頂上,當你回歸平凡,或者當你落難,你會發現,你希望得到的是平等式的對待,而不是偏見式的對待。

 

所以,學習放下偏見,才能過得快樂,才能發現幸福

一段真誠的關係,是我最珍貴的禮物

少年家園資深生輔員 林子葳

【初識相遇到陪伴同行】

「你,新來的啊!我看你這樣一點都不適合當老師,幹嘛在我們家!」女孩面露疲態,上下打量後對我說。當下的我,不僅強烈地感受到孩子的防備和不信任,心中亦有許多困惑和不解,種種問號促使我想釐清語言背後的故事。

「那時候我就在公園附近的一個廢墟裡躲著,因為不知道可以去哪裡…」我聽著女孩訴說以前的故事,頓時明白原來女孩的防備是為了保護自己,當下我心裡有許多複雜的情緒在流動。那是我玩玩具和騎腳踏車四處跑的年紀,而眼前這孩子的童年卻在挨餓等不著下一餐,這些故事既真實又無法想像。我心裡默默告訴自己:「我想要好好地陪伴這群有故事的孩子走過一段人生。」

於是,我決定進入慈馨這個大家庭。剛開始,要記住同仁和孩子的名字相當吃力,我總是對照資料先熟悉名字,因為對我來說,記得他人的名字是「重視的開始」。

見習那幾天,我經常拿著孩子的名單反覆翻閱,深怕孩子問我:「老師,你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嗎?」終於一週後,看見孩子的臉龐,我便能在腦海中浮現他們的名字。

小家參觀日,孩子們歡迎每位老師參觀精心佈置的家

幾個月後,我轉換職位與角色,成為小家老師,擔任一家之長對剛畢業的我而言,內心相當的惶恐與焦慮。因為自己從小面對學校老師,心情就非常緊張,當自己轉換為家長角色,便意味著未來和孩子們的老師需要密切的聯繫合作及討論,所以,我一方面練習如何當一位家長,陪伴這群孩子們,另一方面也思考何謂「專業照顧者」,就這樣我成為「女二室」,一群青少女的家長。

【工作中的歷練與成長】

某天,我在台北上研習課程,接到學校老師來電表示甲君尚未到校,手機上時間顯示8:45。接獲這樣的消息,我當下已無心研習,我思索著前晚和今早與甲君的對話,抽絲剝繭地尋找甲君不到校的原因與蛛絲馬跡,但心中仍滿是疑惑。將訊息告知主管後,慈馨的同事們,找遍家園的每處角落,也有幾位同事外出協尋。研習在我的焦慮中默默結束,食之無味的午飯,滿腦子不斷回想相處的種種。
「嗯~~」(手機震動聲)劃破混亂又複雜的思緒,同事表示已找到甲君,會協助陪伴了解情形。

「因為子葳老師不帶我去看醫生,所以我自己搭公車去看醫生啊!我覺得我沒有做錯什麼啊!」甲君據理力爭的解釋著。由於甲君身體的特殊性,我早已往返醫院數次,陪伴其作相關檢查。但甲君此時的指控,猶如沸騰熱水灑向冰雪,讓我瞬間冷凍結冰,滿腹委屈和難過無處宣洩。為此,我惡夢連連,夢見自己被枕頭悶著臉頰,無法呼吸與喘息。當天,我向社工說明自身狀態,表達自己無法馬上和甲君對話的原因,同時我也擔心其他孩子如何看待甲君,所以我選擇抽離到沒有孩子的空間裡。然後,我不斷地大哭,眼淚如同水庫洩洪般直下…。

與自己的情緒共處一陣子後,壓力緩和了,我再度回想起自己的初衷,既而尋起勇氣,能量也再度被充電,然後我知道我能夠,也需要面對甲君說話了。在夥伴們的幫忙下,這場對話,我和甲君都潸然淚下,原來我們對彼此有理解程度的落差,原來我們的出發點都出於在意和重視,因此真誠對話之後,我和甲君的關係反而更靠近了。

少女們排演著家友回娘家活動表演

【師生對話與關係轉變】

「我發誓我沒有偷帶手機回來。」未符合申請手機年齡的孩子信誓旦旦說著。

「我只是跟我朋友出去啊!就公車很多人,所以我才這麼晚回來啊!」

不斷遲歸的孩子反覆說著,此時已快十一點。

「我到目前為止只有相信過一個人,所以基本上我不太相信人。」因為有太多的負面經驗,所以選擇放棄相信的孩子低聲說著。

與孩子的互動,最不喜歡孩子將違約的行為合理化,這常造成我們之間的衝突不斷,也使我心情相當低落,以致不敢勝任所謂的「專業照顧者」角色。因為這會碰撞到我內心的不安感,會讓我質疑是因自己的匱乏、自己的不夠好、所以沒有辦法給予孩子更好的陪伴?愈自我懷疑,愈讓自己處在黑暗的泥沼中,此時想努力往上爬,身子卻愈往深處沈入,這種掙扎的過程讓我幾近窒息。

「不要忘記看見自己的努力,記得要謝謝自己和肯定自己的付出。」夥伴們的這句話,給我許多反思,我習慣把孩子的行為歸咎於自己,自認所有事情的發生都是因為自己做得不夠,而且無意中將孩子該負的責任扛在肩上,更使自己加深挫折和失落。經過自我沈澱,這份工作讓我真實和赤裸地碰觸自己的議題,原來「健康的身心狀態才能夠好好陪伴孩子,我要學習允許每件事的發生,即便是衝突,也要好好地說出所做的努力與過程感受。」如同修剪攀附在藤蔓裡的刺,刺去除了,才能安心地觀賞藤蔓的曼妙。

小家壁畫~信任不是來自言語,是來自於”馨”

但是,「好好表達」對我而言是一件困難的事,每次與孩子對話時,我總要求自己要好好地面對,但對話前,我內在充斥極大的焦慮和緊張,那些焦慮往往會引起我的生理反應,拉肚子更是屢見不鮮,直到對話後,我和孩子互相了解做法與感受,我才逐漸緩解這股壓力。

「我知道你想要用手機和朋友聊天,因為看到同學很多也都有手機。」

「我知道你和朋友外出的需要,我以前也和你一樣,我能理解你想要和同學外出,但連一通電話都沒有,我真的會很擔心。」

「在慈馨家的每個老師,不會因為你今天做了什麼事情就把你貼標籤和放棄你,當你想說的時候再說,但不想說也沒有關係。」

每一次的對話,我學習用誠實表達自己的感受和在意,說出孩子們擔心被責罵的心情,讓孩子逐漸放下擔心和害怕,願意坦承地表達自己的想法和原因。

「我只是看到同學都有手機可以用,所以才想說跟同學借回來用。」

「對不起,我知道我這樣每天讓你很擔心。」

「因為聽到你說的話,所以我願意去嘗試要怎樣去信任別人和接納。」

如此對話,讓我看到孩子對於自己的行為有更多的願意負責,而孩子真心道歉後,更能夠清楚的面對自己的問題。

【學習分離與不捨,感謝真誠相待】

轉眼間,我在慈馨已過了五年,我思考著未來規劃,想讓「陪伴」透過不一樣方式繼續延伸…。

「謝謝老師你給我這麼多的教導,雖然我真的不是很乖,有時候還很調皮,但是你還是很耐心的教我這麼多,就算學校闖禍了,你總是相信我可以做到,也總是鼓勵我。」

「有的孩子表達自己不捨的情感,有的流淚,有的說起過往發生的趣事,有的孩子討論著以後要保持聯繫,還有些孩子說希望以後結婚時大家能夠共襄盛舉…」

夥伴們也給予許多回饋「謝謝有你」、「其實我滿捨不得的」、「要常回來喔」…。

看著每個孩子努力地用自己的方式面對分離,想著我與夥伴們多年合作與奮鬥的交情,我的內心充滿複雜思緒流竄,不管是夥伴或孩子,你們真心和真誠地給予我滿滿的祝福和肯定,我由衷的感謝。

謝謝每個孩子,謝謝每個夥伴,謝謝慈馨給予我這五年的學習和涵養,我相信這樣的緣份不會因離開而消逝,而是透過不一樣的方式延續下去。

如果有人問我:「你在慈馨家五年,帶給你的禮物是什麼?」
我想我會說:「每一段真誠的關係,是我最珍貴的禮物。」

從專業倫理談協助孩子自立

慈光心理諮商所所長 楊顗帆

孟子曰:「離婁之明,公輸子之巧,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員(圓)。」離婁能在百步之外見秋毫之末;公輸子出神入化的工藝技術,被奉為工藝的祖師。然而,即便是如此好的眼力、如此精湛的巧手,若是沒有圓規、尺這些工具,也很難成方畫圓。後世延伸,規矩就成了行事的準則—倫理;倫理可能會因族群或文化下的不同差異,而有普世倫理價值的討論;例如「確保兒童得到保護的權利」,是已被普遍認可的價值,聯合國則以「兒童權利公約」作為宣示及普世準則。

財務學習課程~正確理財觀念,從小紮根!

在助人專業領域的發展中,也有助人專業行事準則的倫理,來規範助人專業人員的專業行為;不僅是規範在此專業下應當和不應當的行為,更是在形塑這專業自身的價值觀。台灣目前助人專業領域的倫理守則,有「社會工作倫理守則」、「諮商心理專業/諮商心理師倫理守則」、「臨床心理師倫理規範」等,皆以接受服務當事人的最佳權益福祉為考量。

學習製作手工餅乾

在兒少安置機構當中,什麼是安置兒童少年的「最佳權益福祉」呢?在慈馨家,我們常說「孩子在入家的第一天開始,就是在準備離開這個家。」他們總有一天要離開這個家,有的可能是回到自己的原生家庭,而更多的是從這個家長大後進到社會中自立。因此,慈馨家在專業倫理上思考孩子們的最佳福祉,就是「自立」。在這個家園所做的每件事,最終的目的都在培養孩子們,在生活中逐步長出自立的能耐:從基本的身體照顧開始,讓他們在生活中經驗到被好好地養育和照顧,培養他們學習關照身體,而能做健康的自主管理。生活自理的關照,在陪伴下引導學習,給予空間逐步練習,而能長出自己管理生活的能力和問題解決能力。心理健康的關照,在好好被尊重、傾聽和陪伴下,學習認識自己、接納自己,和自己這永遠的好朋友建立一個支持性、能自我肯定的關係。在社會人際層面,被這個家正向、健康的關係所滋養著,而能和重要的人發展出正向且互相尊重的關係,從中得到彼此的滿足。在自我發展層面,得到多元探索的陪伴,邊試探邊找到自己安身立命的方式,找到自己在社會上的定位;並能自力更生,感受到自己是有價值的、對社會是有貢獻的。

因此,慈馨家的所有夥伴都必須心存「自立」這把專業倫理的尺:當看見孩子不會洗碗的時候,不是直接跳下去幫孩子洗碗;我們會想:孩子不會洗碗是因為肌肉發展得不好嗎?所以手指沒有力氣,或是協調不佳?若是如此,那就要帶孩子去做早療的評估,透過感覺統合課程等來訓練其肌肉發展。

當孩子犯錯的時候,我們不是指責或處罰孩子學不會,因為在處罰之後,孩子不會的始終還是不會。我們思考:孩子犯錯是因為什麼能力沒有學會?還是這中間遇到了什麼困難無法克服?我們可以用什麼方式,協助孩子從中學習到怎麼面對、怎麼負責?因此,會開放地去了解孩子的困難,帶著孩子一起想可以怎樣學得會、做得來。

烹飪學習活動~讓礙子喜愛烹飪,從小開始DIY!

當孩子反覆出狀況的時候,我們自然也會經歷挫折、失望,但不會就這樣停在這裡,甚至失去對於專業服務與對於孩子的信心。我們會想著:人的生命就是不斷在練習的過程,孩子就是在練習的過程中遇到困難,那是什麼樣的困難?我們和孩子可以怎麼一起面對這困難?可以怎麼學習?可以怎麼互相支持和鼓勵繼續往前進?因此,在看見困難的同時,也看見這過程中的不容易,看見我們彼此的付出,看見一點點小小的移動和進步。……如同上述的例子,慈馨家在生活中實踐著「自立」的專業倫理理念。這過程,需要夥伴們彼此的提醒、需要經常對我們所做的事提出好奇、需要時刻反思這麼做的背後所想的和所相信的是什麼。有時,我們也會偏離軌道;然而,最可貴的是我們願意整理經驗,反思經驗中的學習。在陪伴孩子的過程中,看見我們做得好的,給予肯定;看見我們做得不足的,給出接納和允許的空間,相互支持地去創造如何面對及調整,然後再回到我們的道路上,繼續前行。

『媽媽』 ~孩子生命中的貴人

執行長 詹前柏

今年的母親節在慈馨家很特別,孩子們不僅寫卡片,還主動手做餅乾與康乃馨送給每位慈馨家的『媽媽』們,表達他們的感恩與祝福。孩子們曾經失去家庭的溫暖,經歷過沒有父母呵護的辛酸和艱苦,所以特別珍惜這份被愛與關懷的『親情』。

在製作禮物的過程中,有許多的困難和挑戰,孩子們有感而嘆:「我們才忙了半天就這麼累,老師每天都在照顧我們一定更辛苦!」夥伴們收到禮物,也收到孩子們的貼心與用心,令慈馨家的『媽媽』們既安慰又感動。

國內的兒少安置機構,一直存在著專業照顧者(保育/生輔員)流動率高、聘僱不易的難題;而照顧者的不穩定,會直接影響孩子安全依附關係的建立與對機構的歸屬感,也深深影響對孩子的照顧服務品質。

慈馨家很幸運,有一群喜愛孩子,同時又具有助人特質的夥伴們,願意以『家人』的情感,用生命穩穩地陪伴著孩子們,讓他們在安全的關係中學習與成長。與一般家庭的媽媽不同,在慈馨家的『媽媽』們,是永遠沒有空巢期的,好不容易把孩子從小學帶到大學,馬上又會有小的孩子進來。

而在與孩子的業力與命運搏鬥的歷程中,面對孩子的各種議題與情緒,『媽媽』們經常要默默地承受自己心裡的傷,陪伴孩子練習了解每件事背後的意義,鼓勵與支持孩子勇敢面對生命的挑戰;也讓孩子看見每個提醒的出發點,都來自於愛與關懷;這是本於初衷的堅持與對『家人』的承諾。

而『媽媽』們在真心付出的同時,見證了每個生命的無限可能,也增加了自己生命的厚度,滋養了生命的韌性。這是個充滿淚水和歡笑,情感相互交融、生命相互影響、相互成就彼此的大家庭。

上天給慈馨家的孩子許多生命的課題和禮物~從小就要練習在艱困的環境中生活、要經歷親人的生離死別、要面對同儕對他住在育幼院的異樣眼光、要接納自力更生的現實與沒有退路的未來。可是在慈馨家,除了慈馨家人的陪伴外,還有許許多多非常有愛心的老師、叔叔、阿姨,無私的提供他們各方面的關懷與協助,讓他們可以在不虞匱乏的生活中成長,並有機會養出堅韌的性格與面對挫折的能力,進而對未來懷抱希望。對孩子們而言,每一份關懷與支持,就像媽媽的愛,都是滋養他們生命能量的禮物,也是他們有別於一般家庭孩子的另類優勢。

孔子曰:『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我們期許慈馨家的孩子們,人窮志不短;在大家豐厚的關愛與支持下,努力學習,勇於逐夢,能夠翻轉自己的命運,也讓生命充實而精采。